姜家在动乱开始前就很有先见之明的出国,后来姜父是属于国家聘回来的一批人才。

    姜茵也是回国念的高中,可以说是国外和国内都没吃过什么苦,反倒是因为自身的家庭,成为羡慕的对象。

    姜茵倒是经常在餐桌上吃到美味的鸡鸭牛羊肉,却没有看到过活生生的,脏兮兮的动物,一时之间真的不可能习惯。

    好在进了院子,里面都是干干净净的,还飘着一股肉香味。

    “叔,婶,我回来了。”杨毅把行李放在一边,就带着点腼腆的介绍:“叔,这是我对象,姜茵。”

    他这回带她回来,就是想让唐叔他们看看自己的对象,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意见。

    最重要的是也想让姜茵看看自己生长的地方,看看她会不会觉得不合适。

    这里不比京都繁华,可是却是自己魂牵梦绕的家乡。

    自己以后肯定会想回来发展,这要是自己隐瞒她,先把人骗到手,那自己就太不是人了。

    姜茵看到穿着蓝色棉袄棉裤,黑色厚布鞋,中等个的唐明远,虽然穿的有点土,可那一双丹凤眼却格外明亮灵动有神,浑身也带着温润的气息,

    她有点羞涩,却很有礼貌的打招呼:“叔叔好,我是姜茵。”

    这个时候,苏素拎着一篮子别人给的青菜,芹菜什么的进来,看见杨毅倒是很惊喜:“你回来也不先打个电话,他们都不在家了?”

    杨毅上前接过她的篮子,笑着道:“婶,那我在家多住几天就能见着姐她们了。”

    又给她们介绍了一下。

    姜茵见苏素眼角虽然有了几丝笑纹,可是那肌肤白皙,柳眉如画,杏眼带着秋水,显得格外好看。

    看着也完全不像是四十多岁的人,觉得她比自己的妈妈还好看。

    进屋,姜茵把自己带来的礼物送上,按着人数买的羊毛围巾,料子好,冬天也用的上。

    苏素笑着道谢,说些闲话,就让杨毅和她都去楼上休息:“你们那边虽然是打扫过,却也没有人烟,就住在这边吧?让姜茵住到玉郡的房间,你就住在宁谨的房间。”

    “好的,我先带茵茵上去休息。”

    杨毅没有把自己当成外人那样客气,自己带着她上楼来到玉郡的房间。

    在杨峥和顾玉郡结婚后,大家很少回到这里来住,这边都是几年前的样子,里面是一张床,床上是纯粉色的被套,一个衣柜和一张写字台和两个木凳子。

    杨毅顺手拿起蓝白相间的毛巾擦了擦桌子,才看着她道:“虽然有点旧,可是很干净。”

    这小房间简单朴素的很,自然是没法子和姜茵自己香闺比,可是姜茵现在也没心情在意这些,而是很紧张的看着他:“怎么办?怎么办?我觉得婶婶好像不喜欢我,是不是?”

    “怎么会呢?婶要是不喜欢你,就不会让你住在家里,肯定是让我们回去住。”

    杨毅也有点紧张的看着她:“你会不会觉得乡下不习惯?那样的话别勉强,我们可以住到市里去。”

    姜茵虽然被父母娇生惯养了点,可是却不是傻子,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嫌弃乡下,对着他笑颜如花:“没有啊,我觉得这里挺好的,山清水秀,难怪能养出你们这些优秀的人……”

    被她夸的脸红的杨毅,低头亲了亲她红唇,眼神火辣辣的看着她:“茵茵,以后我会对你好的。”

    虽然是一触即分,可是却是两人第一次这么亲密,以前最多的就是拉拉小手,现在这样让茵茵心里是小鹿乱撞。

    她觉得自己一定要好好表现,给他们留下一个好印象,免得他们阻挠自己和杨毅在一起。

    于是,她躺在带着阳光气息的温暖被子里休息了一会,觉得自己现在浑身是力气,就很勤快的下楼扫地。

    可是扫把扬起来灰,绝对是扫了和没扫一样,好不容易扫起来的树叶还扫不进簸箕里面,在她犹豫自己要不要干脆动手捡的时候,杨毅赶紧来帮忙。

    过了一会,她看见杨毅在井里打水,觉得这很容易,自己上前去学着打水。

    好了,水还没打上来,井水桶已经掉下去了。

    幸好,杨毅早有准备,用绳子系着钩子把井桶给勾上来。

    她觉得自己应该找最简单的事情做,杨毅做饭的时候抢着去烧火,一开始还很正常,后来松树针塞的太多了,火烧不起来,整个厨房都是烟……

    听到里面的咳嗽声,门外的苏素笑了笑,拉着唐明远离开:“这姑娘性子不错,杨毅年纪也不小了,也该结婚了。”

    唐明远诧异的看着她:“你不嫌弃她不会做家务?”

    “杨毅自己喜欢就好!”苏素说完瞪了他一眼:“再说你嫌弃人家的女儿不会做家务,怎么不想想你自己的女儿倒是会做家务,可不也是懒得要命?”

    又嗔了他一眼:“还是你嫌弃我不会做家务了?”

    唐明远眼神温柔的看着她:“我的老婆是最好的,我喜欢你都来不及,这辈子都想烧饭给你吃。”

    ……

    姜茵在乡下住了七天,倒是慢慢的习惯了起来,能够很淡定的绕过牛羊鸡鸭的排泄物,也能很淡定的听着外面大公鸡喔喔啼,吃着香喷喷的鸡肉。

    过了年,唐明远他们就要去医院住一段时间。

    不是他们有病,而离殇要和吴媛媛出去休息几天,唐宝他们都没回来,这医院这边也不能没有自己人。

    唐明远倒是邀请姜茵去市里住几天,毕竟那边才算是现在的家。

    可是姜茵听杨毅说过,唐明远家是开了个中医馆,生怕住的地方不方便。

    毕竟杨毅的弟弟也结婚了,他们人不在,自己住进去,怕讨人嫌。

    而且她也想自己的家了,就准备先告辞回家了。

    杨毅就先送她回去。

    唐明远就和他开口:“你们既然已经确定了关系,那我们这边到时候提前去京都,和未来的亲家他们谈一谈婚礼的事情也是应该的!”

    杨毅点头应下:“好,到时候就辛苦叔婶了。”

    听到这话的姜茵有些不好意思,脸一直红红的,心里十分紧张,更多的却是欢喜。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