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茵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她还是第一回这样无助,父母和男朋友都被抓了,她不仅是心里沉甸甸的,就连双脚也像是被灌了铅一样。

    要是杨毅这罪名不尽快洗脱,就会成为他身上的污点,影响他以后的学业。

    她去见杨毅的时候,杨毅很镇定,还笑着安慰她放心,只是叮嘱她去自己的房间,等他姐姐给他打电话,他就能出去了。

    哪怕她再单纯,也知道爸妈的事,还有杨毅的事情不单纯,就像是故意把她父母拦住,再对付杨毅。

    等她在外面看见靠在大红的风骚的车门上的余世棠的时候,她就瞬间明白,是因为自己才让杨毅被抓。

    “茵茵。”余世棠脸上难掩得意:“你怎么在这?有没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

    “余世棠,你好卑鄙!”姜茵怒气冲冲的走向他质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这样是犯法的。”

    余世棠冷哼一声:“我做了什么?现在是讲究法律的年代了,你可不能胡说八道,败坏我的名声。”

    姜茵握紧自己的拳头,才没有让自己失控,反而拿话刺激他:“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敢做不敢当?你就直说,到底要怎么样,你才会销案。”

    余世棠自得的笑了笑:“很简单啊,我喜欢你,不允许别的男人做你的男朋友,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你做梦!”姜茵越过他,自己向前走,决定回家找自己的奶奶和二叔他们帮忙。

    她要忍住自己想揍人的手,因为自己打不过他,再者自己要是因为打人被关起来,那谁救杨毅?

    余世棠看着杏色短袖和长裤的姑娘婀娜的背影,露出欣赏的眼神,自己在娱乐公司见多了穿短裙短裤的女人,现在看着她这样一点不露的,越发觉得端庄秀气。

    他带着点笑意的道:“我等着你给我打电话。”

    余世棠的心里很得意,觉得自己这一手玩的很漂亮,她求救无门,最终能靠的只有自己。

    再者,他自认为自己比那穷酸的书呆子好太多了,不就是外面的女朋友多了点吗?可是自己还是喜欢她的啊?等她以后习惯了就好。

    姜茵打车回到了奶奶家,可是不管是奶奶,还是二叔,都不答应帮忙,只是敷衍了事。

    二婶更是一脸苦口婆心的劝她不要被杨毅蒙蔽,还拼命的说余世棠的好话。

    气的姜茵夺门而出,自己去找了律师谈过后,那边受理了自己的请求,这才准备回到杨毅的房间。

    楼下的阿姨看见她就招呼:“小姜,先前有找小杨的电话!”

    姜茵赶紧冲过去,一脸焦急的问:“阿姨,那边的号码记下来了吗?”

    “没有!”阿姨翻开本子看了看,才摇头:“只说等下再打来。”

    姜茵一听,怕自己再错过电话,干脆坐在一边等。

    她今天跑了一整天,因为心里有事,什么也吃不下,就先前在律师所的时候,才喝了一杯茶,现在看见阿姨在吃面条,也觉得自己的肚子开始饿了起来。

    不过,她一想到爸妈和杨毅都被陷害,又觉得没了胃口。

    期间,电话也响起来了好几回,她都抢着去接,顺便还帮着记下号码,看着阿姨去喊人。

    在人家回电话的时候,她真的很担心那边的电话打不进来。

    不过,她还是接到了自己要等的那个电话。

    “你好,请你帮我喊一声杨毅可以吗?”

    姜茵听到那悦耳的女声,莫名觉得安心了点,焦急的道:“你好,我是姜茵,您是唐宝姐姐吗?我可以和你见一面吗?”

    现在杨毅的事情还瞒着,她也不敢在这人来人往的地方和她说,免得被人听到了,误会杨毅作风不好。

    唐宝听到她这样说,就知道很有可能是杨毅出了什么事了,她也很干脆的道:“可以,那等一个小时后,你在学校的大门口等我。”

    等姜茵答应了,唐宝就很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转身对贺霄道:“我弟弟出了点事,我得过去瞧瞧,麻烦你让人送我过去可以吗?”

    她这回就是被宋霄请来的,是他们海军的老领导心脏有毛病,现在虽然被压制住了,可是在进一步,还是要过去请自己的老师刘主任看一下。

    宋霄这几天都亲自陪着,闻言也不敢让她一个人出去,生怕她出点什么意外,到时候顾行谨非找自己拼命不可,赶紧道:“那我送你过去。”

    姜茵挂了电话后,就花了二十分钟才走到学校的大门口,一边看手表,一边焦急的等待着唐宝的到来。

    学校门口的车来来去去,可是没有人是找自己的。

    等到五十几分钟,有一辆越野车停下,一个貌美的女子下了车后,四处张望了一下,就走到姜茵的面前,伸手笑着道:“你好,你是茵茵吗?”

    “啊!我是姜茵,姐姐你好!”说好的两个孩子的妈妈,说好的村姑呢?

    见着唐宝时,姜茵真的是被惊艳了,很简单的驼色风衣和牛仔裤,肌肤白皙的吹蛋可破,那美丽的杏眼看着你的时候,波光潋滟的像是把你整个人都要吸进去一样。

    还有那气质很不一般,特别大气从容的那种,一点也不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

    唐宝看着惊惶的像只小白兔一样的姜茵,温和的开口:“我们找个地方坐下说好不好?”

    唐宝上车就对着宋霄道:“给我们找个吃饭的地方,要近一点,还要安静点的。”

    宋霄应了一声,开车送他们到了一家酒店,上前就要了个包厢。

    姜茵把事情的经过都说了一遍,心里也怕她会怪自己,惴惴不安的看着她:“……对不起!都是我识人不清,连累了杨毅。”

    唐宝笑了笑:“这怎么能怪你呢?谁也不想遇上渣男的,可要不是你遇上个渣男,又怎么会便宜杨毅这小子呢?”

    姜茵惊呆了,不知道怎么接话。

    宋霄一直在边上默不作声的听着,此时淡淡的开口:“等下我让人去处理?”

    唐宝笑着摇了摇头:“先不用,这小子警惕性太差,必须要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才好。”

    姜茵再次惊呆了,好凶的姐姐啊!

    她弱弱的替杨毅求情:“姐姐,要不就让他先出来,你再说他好不好?”

    不知怎么的,那英俊的男人明明是没开口,可是那浑身的气势却不容忽视,姜茵一点也不怀疑他很有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