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有人敲门,很快就有一道道的美味被送了进来。

    唐宝勺了一碗乌鸡汤,递给姜茵很温柔的道:“看你饿久了,先喝点汤再吃饭,这样对身体好。”

    姜茵闻到饭菜的香味,也是真的饿了,吃饱喝足后,才觉得自己又有了精神。

    她就把自己的打算说了:“姐姐,我这边已经找好了律师,可是还在收集证据,我明天想再去催催他们,再去公安局里看我爸妈和杨毅。”

    “好,我明天九点去局里。”唐宝点了点头,这姑娘不错,遇事不是只会哭闹。

    姜茵听到她的话,也暗暗的松了口气,她现在就怕是自己孤军奋战,好在她没有避嫌。

    宋霄开车送姜茵回去后,唐宝看到姜茵的身影不见,这才对宋霄道:“麻烦你让人来守着她,免得小姑娘出什么事就不好了。”

    宋霄点了点头,就拿起摩托罗拉开始打电话吩咐人。

    唐宝很有兴趣的拿过他的手机,虽然还是有点笨重,可却是比大哥大灵活多了,很感兴趣的道:“这是诸葛青他们弄出来吗?”

    “是啊,这是第一批,这玩意确实方便。”宋霄说完,对她笑了笑:“要不要去诸葛家走走?”

    他是知道他们两家之间关系匪浅,要是唐宝想要个手机也不难。

    唐宝笑着摇头:“先不用了,我们先去局子里看看杨毅现在怎么样了。”

    宋霄一边开车一边摇头:“这小子也太拘谨了,早就该给我们打电话的,还是你没有把我们的电话给他?”

    “估计是他知道我来京都了吧?”唐宝是知道杨毅现在学物理学专业,就是想进入诸葛青的实验研究室,那里有华国最顶尖电子信息技术等领域的技术开发及应用研究工作。

    宋霄也笑了笑:“娟娟可是很想见你一面呢?要不等局子里出来,就去我家坐坐?”

    唐宝揶揄的看着他:“我要是去了,你老婆肯定是陪我了,那你晚上可得独守空闺了,不会吃醋吗?”

    这些年的交情,宋霄也知道唐宝的性子,虽然有点不好意思,却还是装出很淡然的样子:“没关系,暑假的时候,你们在家吗?到时候霏霏和林娟都想带着孩子去你那边住一段时间。”

    宋霏霏前年也嫁人了,怀孕后她身子不好,京都的医院都建议她打掉孩子。

    宋霏霏不甘心,反正她老公是军人,长时间不在家,宋霏就干脆住到唐宝的医院怀孕生子,靠着唐宝和刘主任他们才能母子平安。

    唐宝想了想,点头:“好啊,我就在家恭候她们。”

    ……

    第二天早上五点不到,姜茵就醒来了,可是现在这时候律师所里也不开门,她出了门,也不打车,就干脆慢慢的走,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着他们的状况,就忍不住红了眼眶。

    她原本就是被父母捧在手心里的娇娇女,现在出了事,才发现家里奶奶和二叔他们都靠不住,心里又怎么可能不难受。

    宋霄的人不远不近的跟着姜茵,很快就发现除了自己还有两个人盯着她,倒是更警惕了起来。

    姜茵可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三个人盯着,她走了一段后,就找了个路边摊要了碗豆腐花和豆腐包,吃了就打车去了律师所,在门口等着人家上班……

    唐宝早上替病人针灸后,就吃到了人家特意去买来的好几种京都老字号的早点,糖角,豆汁儿,烧饼,牛肉汤等等。

    特别是那面茶,不仅有小米面的清香、麻酱的醇香、还有芝麻的焦香,太合唐宝的胃口,还特意问保姆是从哪儿买来的,决定自己等下就去买一些收到空间里,带回去给大家尝尝。

    等到唐宝出门,这回是诸葛蓝亲自来接了。

    诸葛兄弟和顾行谨那是生死之交,哪怕大家都忙,可是每年总要见两三回的。

    诸葛蓝上车后就对唐宝笑了笑:“后面是两个手机,装好了手机卡,充好了电,里面有说明书,等下你带回去先用着,我哥哥说过段时间第二批手机就要出来了,过三个月,他和我妈还有嫂子孩子也去你那边休养一下,顺便给你们多带几个手机。”

    “好啊,你要是有空,也带家人过去住几天。”唐宝觉得自己的这个暑假到访的客人不会少,琢磨着要不要再弄点小孩子玩的东东。

    “我要是有空肯定过去。”诸葛蓝又问起杨毅的事情,了解了一下情况。

    唐宝一边和他说话,一边已经捣鼓好手机,然后给宋霄打了个电话,知道姜茵做了什么,顺便让他保存下自己的手机号码。

    局里的副所长接过诸葛蓝递来的国安局的证件后,心里万分庆幸自己等都是秉公执法,没有‘特殊对待’那小子。

    当然,要是宋霄昨晚没出现,那就说不定已经被‘好好招待’了。

    “唐小姐,我们的人已经查探清楚了,这件事确实是金小姐自导自演的,杨先生随时可以出去。”

    他现在就只想赶紧把烫手山芋给送走。

    按照规定,这没有确切的证据,对违法或犯罪嫌疑人以传唤的方式可以带回相对应的部门进行留置二十四小时处理,经上级批准最长不得超过四十八小时,是不属于拘留的。

    唐宝淡淡的笑了笑:“再等一会儿吧?我们在等人一起接他。”

    副所长心里瞬间怀疑他们搞什么封建迷信的那一套,还特意看过大师,定下时辰才出去。

    虽然他对于这些嗤之以鼻,脸上却不露一点,很热情的招呼他们去办公室坐下。

    诸葛蓝的语气很温和:“既然是捏造事实诬陷他,这也是触犯了我们华国的刑法,人抓来了吗?”

    “……”

    ……

    姜茵来到公安局大门口的时候,就看见了一辆车停在自己的边上,余世棠下车看着她笑:“好巧啊,我们又见面了。”

    姜茵瞪着他,没好气的道:“让开,无论怎么样,我都不会和你交往的。”

    反正她也想明白了,最差的结果,就是自己和杨毅一起去老家。

    余世棠摇头感叹:“没想到你一点也不在意那小子的前程,我真是为他可惜啊?人家小姐可是不会放过他的,他这流氓罪出来,学校是容不下他这样作风有问题的研究生了。”

    姜茵抬着下巴,输人不输阵:“我们的律师说了,你们这是诬陷,我们相信司法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