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茵还以为是普通的金戒指或者银戒指什么的,下意识的看了父母和杨毅一眼,见他们都点头,有点羞涩的道谢,打开一看却惊呆了。

    里面是白金戒指,还镶嵌着钻石,还有一个盒子里面是黄灿灿的黄金戒指,项链,还有手镯子,看着分量都不轻。

    “这,这也太贵重了!”别说姜茵有些慌张,就连姜母也忙摆手:“真不用这么多,我们都是一家子,不用讲究排场,还是拿去退掉吧?”

    他们觉得男方借钱置办彩礼,以后还是自己的女儿一起还,还不如实惠点。

    这些首饰起码要上万,现在钻石还是国外进来的紧俏品,实在是太奢侈了。

    姜家父母是真的也没想到唐宝这里会有这么大手笔,都有些吓到了,他们自己家的条件不差,都舍不得这样给女儿买。

    只要男方家里诚意够,彩礼简单意思一下就行的,哪里想到,唐宝一出手就是这么大方!

    不是说杨毅只是养子吗?

    现在看着像是亲儿子啊。

    不是说家里都是乡下的吗?

    难不成现在乡下都这么有钱吗?

    不是说养父母都是中医大夫吗?

    现在不是都爱看西医吗?

    不是说姐姐在家带孩子的吗?

    这姐姐看着就像是精英人士,一点都不像在家带孩子的妇女啊?

    姜茵看着自家爸妈震惊的看着自己,其实自己也很震惊好不好?

    她就瞄了瞄边上的杨毅。

    她先前就担心杨毅误会自己是物质的姑娘,就没特别关注过杨毅的财务状况,只陪着去给汇过几次包裹,听他说都是家里人过生日的礼物。

    她还担心杨毅钱不够花,虽然杨毅每次都说他有钱,他不缺钱,可是姜茵总觉得那是他为了维护他男人是自尊。

    因此她从来都没当回事,都是自己买了菜拎过去的,家里爸妈问起来婚房的时候,她自然是说就在宿舍里布置一下就好了。

    反正之前杨毅那边也有师兄是这样结婚的。

    唐宝这次还要亲自陪着领导去自家医院,自然是来去匆匆。

    杨毅可不想再让他误会下去,把唐宝的医院和自己弟弟的房地产商重点介绍了一下。

    姜茵咬着唇,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生气:“那你为什么不早说?”

    杨毅也有点委屈:“我都在你面前说了好几回我不缺钱啊?”

    姜茵比他更委屈:“可是你也没说你这么有钱啊?过年还住在乡下啊?”

    “那是家里的老房子,”杨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那时候都说了去市里住几天,你脸皮薄,怕见到亲戚不想去,我也不好意思多说什么,好像我在炫富一样。”

    他生怕因为这事弄的姜家人对自己有意见,歉意的道:“主要是我觉得他们的成就都和我无关,想凭着我自己努力让你过上好日子,就像是姜叔叔一样。”

    姜父被未来女婿这马屁拍的浑身舒坦,再一想,杨毅的亲朋好友都不简单,这不是最好的吗?

    他就笑着点头,很肯定的道:“不错,男子汉大丈夫,就要靠自己才好。”

    几天后,杨峥就和顾少谨来到京都了,想着要给杨毅一个惊喜,就没有联系他,而是两人开始拜访南宫月。

    现在林家的生意做得很大,南宫月自然也认识很多人,很快就替他们找好了几处房子。

    顾少谨想着唐宝说以后京都的房子有钱没地方买,干脆给自家大哥打电话要钱,把三进的四合院买下来了,虽然大了点,他觉得可以在这弄个古色古香的饭馆。

    五一的时候,两家人很友好的见了面,婚房聘礼都准备齐全了,还确定了国庆时候结婚。

    ……

    华国的风俗,自然是喜事要办的越热闹越好。

    哪怕是知识分子的姜家也不例外,因此在结婚前一天,女方家里已经很热闹了。

    来的大都是姜父姜母走的比较近的亲戚,还有两个姜茵自己的闺中密友,都是提前来送礼物或者红包的。

    十几个人在七十多平米左右的大客厅里嗑瓜子闲聊天的,说的自然是以两个新人为主的事。

    姜家二婶吃着甜甜的葡萄,带着点炫耀的道:“现在可真是不同以前了,我姐姐的女儿结婚的时候,婆家不仅准备了一套房子,还准备了一辆汽车,还给了十万的聘礼呢!”

    那边姜奶奶就一脸羡慕:“对啊,你姐姐家的女儿嫁的真不错,那金器都齐全了,手腕上带的两个金镯子是沉甸甸的。”

    另外的人也都七嘴八舌的说自己亲戚,或者是自家娶媳妇的时候,给了多少聘礼,电器,金器什么的都拿出来说的很热闹。

    这时,姜奶奶就嗔怪的看了自己的孙女一眼,嘀咕道:“好好的人家不嫁,非要嫁个穷小子。”

    姜母端了一盆热气腾腾的茶叶蛋过来,听到这话不乐意了,淡淡的道:“只要对象人好就行了,像余家的,现在还在牢里待着呢?”

    姜奶奶也很不解余家的怎么就被关起来了,说是要待一年。

    可是被自己的大儿媳妇给堵回来了,心里自然很不满,皱着眉头道:“明天确定在男方家吃?这能坐的下吗?要是准备的不好,那是要被人取笑一辈子的。”

    “是啊,大嫂,不知道侄女婿他们家租在哪?这回给了侄女多少聘礼啊?”

    姜家二婶笑盈盈的说着戳心的话,她早就听说杨毅一年的补贴也就姜大伯一个月的工资,而且据说男方只有两兄弟,还是乡下的养父母养大的。

    觉得大哥大嫂是想找个好拿捏的做上门女婿。

    不仅婆媳是冤家,她们妯娌之间也不对付,自己的老公模样,工作和工资都比不过大伯,幸好自己会生,生了两个儿子,这才让公婆偏心自己。

    她原先还盘算着让自己的小儿子来大嫂家,却被他们给一口回绝了,让她面子上不好看,这就又记恨上了。

    现在姜茵嫁的不好,她这心里别提多开心了,剥了个茶叶蛋,幸灾乐祸的道:“聘礼放在哪儿?也得让我没开开眼界吧?”

    姜母自然是知道这个妯娌心里在想什么,一脸满意的笑了笑:“没啥好看的,该有的都有,亲家他们最是大方不过的人家。”

    五一的时候,他们就去看过新房子了,就是他们都很惊喜和意外,毕竟现在的四合院真的不好买了。

    谁知道他们不仅给准备了四合院,外面看着白墙黑瓦,里面的装修家具家电什么的,真是样样齐全。

    而且最重要的是在房产证上还写上了女儿的名字,还给他们准备了房间,特别是古色古香,那家具的料子都是黄花梨的,让自己的爱人都忍不住经常过去转转。

    可惜姜母的话,都让在场的大多数人心里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