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二婶已经先入为主,觉得外面的婚房是姜父姜母他们出钱租的,聘礼肯定是歪瓜裂枣见不得人,这才不想让大家看见丢人现眼。

    可是她就是想看他们的笑话。

    自己的大儿子三金和一万聘礼钱都是公公婆婆出的,而且婆婆还和她说了,小孙子的也都准备好了。

    至于姜茵,公公婆婆就给了一个红包,里面只放了贰佰元。

    姜二婶是越想越得意,趁着外面又有邻居来送红包,自己就起身去了姜茵的房间看嫁妆。

    姜家大房只有姜茵一个宝贝女儿,这卧房也很大,里面是白色的大床和化妆桌,床的对面是两个白色的大衣柜。

    而此刻,里面确实只放着两个红木箱子,电视机,电冰箱什么的都没见着。

    “哟,这对箱子可真好看。”她忍不住笑:“不过现在的小年轻不都喜欢皮箱吗?怎么还弄了对木箱?”

    姜母其实一点是怕他们眼红里面的好东西,可是现在因为自己妯娌的招呼,大家都去女儿的房间里了,她也赶紧招呼女儿一起过去,要是里面的东西少个几件,自己可真是哭都来不及,那可是要留给自己的外孙和孙子的好东西啊。

    杨毅都说了,不管男女,第一个孩子姓杨,后面的孩子就姓姜。

    姜奶奶看着里面的红木箱子,回头就瞪了大儿媳一眼。

    而此刻,姜二婶已经打开了红木箱子,见里面都是一个个精致的小木盒子,散发着好闻的香味,就知道这些盒子是好东西。

    她带着点阴阳怪气的道:“这还真是好东西啊?”

    说着打开了最上面的小木盒子,顿时傻了眼,尖叫:“天,这不可能!”

    转身就委屈又愤怒的看着自己的婆婆:“妈,你不是说这两锭金元宝是要留给孙子的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亲朋好友的视线都落在她手里,外面在喝茶的五个男人也不知道里面女人们在说什么,都赶紧过来。

    幸好姜茵的房间大,里面站了十几个人也不会显得很挤。

    “好啊,老大家的,没想到你竟然敢手脚不干净。”姜奶奶见到了两锭金子,也是一脸气急败坏的看着姜母和姜茵。

    姜茵虽然早就习惯了爷爷奶奶的偏心眼,可是现在听到她们不分青红皂白的冤枉自己妈妈,还是很愤怒:“难不成就只有你家有金子?这明明是我婆婆他们给的。”

    现在她真很怀疑自己的爸爸是他们的亲儿子吗?

    她们不顾场合的说这种话,自己爸妈的品行都被怀疑,有多看不起自己爸妈?

    姜父的脸色也沉了下来,他虽然对这个弟弟的老婆没有什么好感,可是自己和弟弟毕竟是一母同胞,还是有点感情的。

    可是现在自己的品行被怀疑,还是忍不住皱眉:“这些都是男方准备的聘礼,都是双份的,又不止这一盒。”

    “怎么可能……”姜二婶后面的话就说不下去了,因为姜茵打开另一个红木箱子,拿起最上面的小红木盒子,里面还是一对金元宝。

    姜二婶干脆打开了另外一个大点的红木盒子,里面就像是古代的首饰盒,打开就变成了两层,一格格里都用红绒布垫着,都是金的,白金的各种款式的耳环戒指。

    大家都有点吃惊,以前说起杨毅,都是说穷小子的,对方怎么会给这么多聘礼?

    不过姜二婶回过神就酸溜溜的道:“大哥大嫂真有钱,这可是便宜那小子了。”

    大家也不是傻子,她这话的意思就是姜父姜母出的钱。

    她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下面的木盒,瞬间睁大了眼睛。

    边上的客人们也全都倒吸一口凉气,如果说先前的金首饰只是让他们吃了一惊的话,那么现在被打开的这个盒子里的东西就让他们都震惊的掉了下巴。

    这扁扁的盒子里都是项链,金链子红宝石坠子,或者是白金的项链,六条项链款式都不一样,可是相同的却是都太漂亮了,太精致了,就算是不了解珠宝首饰,也能看出这些项链的名贵。

    而这时,姜茵的舅妈倒吸了口凉气:“茵茵,你说两个箱子都是双份的?”

    姜茵矜持的点了点头。

    姜茵的舅妈忍不住感叹:“天啊,这也太大方了吧?下面好像还有两个盒子,都是好东西吗?难不成他们家是开金店的吗?”

    姜茵一脸的甜蜜笑容:“都是我公公婆婆他们大方,杨毅他的哥哥姐姐弟弟们也都很好,每个箱子里五个盒子,凑了个十全十美。”

    姜二婶更是不敢置信,打开了另外两个木盒子,下面是一盒子新出的百元人民币,还有一盒子小拇指大的珍珠,朦朦胧胧的珠光,看着就品相不凡。

    脑袋里想到这些宝贝的价值,姜二婶脸上的嫉妒都遮掩不去:“你真是找了个大款啊,难怪你看不上余家的大少爷呢!”

    姜母忍不住皱着眉,严肃的开口:“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们家和他什么关系也没有,要是你喜欢他,那你去给他做媒。”

    姜二婶脸色一变,最终还是讪讪的笑了笑:“是我不会说话,嫂子您别生气……”

    等到第二天结婚,到了他们的新房,看到里面布置的古色古香的桌椅家具,还有婚宴上的各种美味佳肴,还有来客们都是开着轿车,各个看着都是精英。

    送嫁的姜二婶他们脸色那是变了又变,从不敢置信,到羡慕嫉妒。

    姜茵很感激苏素他们准备的这一切,彻底把他们给镇住了,舔着脸跟自己的爸妈示好,还想打听来客们的身份。

    唐宝倒是带着两个新人去见了林娟和欧阳航还有东方栎他们,特别是诸葛青那,更是开着玩笑道:“诸葛大哥,我弟弟可是你的迷弟。要是有机会,你可要多多指点,不能藏私啊?”

    诸葛青笑着打趣:“这我可不能听你的,真的不藏私,那不是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了吗?”

    大家都哄堂大笑。

    诸葛青却拍着杨毅的肩膀,笑着道:“有空就去我那边转转,我给你们的礼物里有我的联系方式。”

    没错,他就是这么任性,送的就是两个手机,谁让他是研究人员重生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