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3年6月18号的星期六。

    “爸,妈,我想结婚了。”

    年轻男孩五官俊美,偏圆的桃花眼,脸上有点肉肉,脸型饱满而线条圆润,看着很是俊俏。

    韦宥德最不满的就是儿子随着老婆的外貌,不够高大威猛,觉得他现在就是妥妥的小白脸。

    可是再不满,这也是他的儿子。

    韦家可以说是海上霸主,五代累积的财富,绝对是不容小觑的存在,可是说是钱财多的自己都数不清。

    韦宥德看见羞涩又忍不住扬起嘴角,难掩一脸喜色的儿子,觉得辣眼睛。

    不过,儿子结婚就表示自己能抱孙子,他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脸上却还是一脸严肃:“结婚对象是刘首长家的刘宝珠还是吴司令家的吴芳华?”

    这两家都是大家族,而且现在都很稳,上头又有人,是他特意为自己的儿子选出来的。

    韦伟霆却摇头反驳:“不是她们,我喜欢的是我的同学,就是上回救了我的那位。”

    韦太太陈晓楠也很惊讶:“是那个叫苏糖的姑娘吗?”

    韦伟霆桃花眼亮晶晶的傻笑:“是的,妈妈你会支持我的是吗?”

    “这?”陈晓楠想起了自己儿子三个月钱遇到危险,受了很严重的伤,幸好有苏糖的出现,这才救了自己的儿子。

    虽然她也觉得苏糖只是小地方来的,可是确实漂亮,也很大方,最重要的是武力值够啊?

    要是一般的人家,要是儿媳妇比儿子的武艺好,那肯定是担心自己的儿子被儿媳妇压一头。

    可是韦家不一样啊。

    陈晓楠自己曾经也能算是京都的世家小姐,可是后来家族落败,树倒猢狲散,自己和姐姐差点走投无路,幸好自己入了婆婆的眼,进了韦家的大门。

    可是自己才生下来儿子,就有美丽的女人带着个三四岁的孩子上门,说那是韦宥德的儿子。

    婆婆见那孩子确实像自己儿子小时候的模样,却也还是安排人住在另外的地方,等韦宥德回来后,也确实是和那女人之前有过一段,却因为两人性子不合分手,最后那女人一气之下就嫁给了一直追她的男人。

    反正那时候,她自己都不确定这孩子是谁的。

    现在孩子大了点,就发现这孩子不像是父母,最后男人起了疑心,去国外玩的时候,就带着孩子偷偷的去做了亲子鉴定……

    陈晓楠觉得自己的人生就像是狗血,可是她进门的时候就答应这辈子不会离开韦家。

    就算是她想离开,凭着她现在的能力,又怎么能带走自己的儿子?

    可是不带走这儿子,她又担心是别人眼中钉的儿子活不下去。

    而且韦宥德也答应她不会再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还把那个孩子记在他死去大哥的名下……

    虽然他没有和赵丹丹在一起,可是他们之间有了一个儿子是事实,哪怕那个孩子喊他‘叔叔’,哪怕赵丹丹想和他复合不成,就又交了男朋友。

    可是那孩子,就是韦伟峰长大后,就把自己的儿子当成了眼中钉,特别是婆婆没了后,他们就更猖狂了。

    上回自己儿子遇害,她就是想相信韦伟峰和他亲妈是无辜的都不行。

    陈晓楠看着自己儿子期待的眼光,最终还是笑着点头:“我不反对,只不过你们现在还小,先不急着结婚,最好是能多互相了解一下,看看合不合适,毕竟这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

    韦伟霆听到自己亲妈的话,就更开心了,笑着道:“糖糖说她家里人都很好,她还有两个弟弟也很乖,她……”

    韦宥德打断儿子的话,瞪着他大怒:“闭嘴,我不同意这门亲事。”

    韦伟霆很不开心的看着他:“那我也不喜欢你让我处的对象啊,现在是民主社会,你不能这么封建啊?”

    陈晓楠自然是站在儿子这边的,瞪着韦宥德冷笑:“你喜欢她们的家世,也喜欢她们的模样性情,那我们离婚,你自己去娶她们不就好了?”

    韦宥德无奈的看着自己蛮不讲理的老婆:“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我又没说错,又不是没有前车之鉴!”陈晓楠现在觉得自己的儿子大了,就算是离婚也不怕了,瞪着他毫不客气的道:“反正你也不觉得伟霆好,那就再生个你满意的儿子去。”

    韦宥德才结婚的时候,确实没有一心一意,在外面确实也有过几段风流韵事,可是却也顾忌着自己有了老婆孩子,还莫名其妙多出来了个‘大侄子’,在某些方面安全措施做得很好,没有再来什么‘小侄子’。

    后来在韦伟霆七岁那年,他们难得陪着儿子出去游玩遇到危险,却是陈晓楠挡在他的面前,替他挡了暗枪,可是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却没有保住。

    韦宥德一是因为歉疚,也是因为她的这份勇气折服了他,让他倒是真的对她真心实意起来,也把外面的韵事断的一干二净。

    韦宥德看着老婆桃花眼里已经满是怒火,不想和她吵,干脆瞪着自己的儿子骂:“我警告你,你要是敢不听话,那你别给老子回来,有本事一分钱也不带,你自己养活自己。”

    韦伟霆见自己的妈妈对自己暗暗点了点头,把兜里的皮夹放在桌子上,很愉快的对他们挥了挥手:“爸,妈,那我先走了啊!”

    走了两步又回头,见自己亲爸松了口气的样子,笑嘻嘻的道:“爸爸,要是你改变主意了,就到学校去找我啊!”

    “滚,你给老子滚……”

    等看到自己的儿子就真的走了,韦宥德又气的在大厅里转圈圈,看着很淡定坐在红木椅子上喝茶的老婆,气急败坏:“你就不管管你儿子?你们是不是想气死我?你就没想过,你儿子这样的性子,有多少人想分一杯羹?要是岳家不给力,那他能接手家业吗?”

    “再说外面多危险,你就不担心你儿子出什么事?你去让他回来……”

    陈晓楠自然也知道,韦家现在也能算的上是家大业大,这暗处盯着的人确实不少。

    可是她心里有自己的主意,看着他道:“强扭的瓜不甜,现在你儿子情窦初开,你越拦着,他越不甘心,我倒是觉得现在是我们和儿子看清那姑娘的好时机,顺便也能看看有多少人想对我们的儿子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