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才中午十二点多,唐宝肯定还在上课,韦伟霆就只好把自己妈妈的手机号码给她。

    唐宝还记的自己在他面前说了手机没电了,现在为了不穿帮,就去了外面找公用电话打过去。

    而此刻,陈晓楠还在午睡。

    被儿子抛弃了的韦宥德这两天是吃不好睡不好,心里也打定主意,要让人把儿子弄回家,免得一不小心就被自己的仇家给弄死了,或者是被人绑架了。

    这几年,韦宥德已经很少亲自出海了,都交给自己信得过的人出海。

    韦家现在主要还是外贸为主,还弄了公司和商场什么的,是真的不差钱。

    这自然也让某些人眼红,一直盯着他们想分一杯羹。

    韦宥德听到老婆的手机响了起来,第一个反应就是臭小子给妈妈打电话了,赶紧拿起来就去了客厅:“喂……”

    “韦伟霆现在住在医院,你们是他的父母吗?能过来一趟吗?”

    “医院地址!”韦宥德被吓得浑身浑身发软,焦急的大声问:“我儿子现在怎么样了?你是谁?能不能让我听听他的声音?能不能……”

    唐宝觉得他废话太多了,报了医院的地址后,很干脆的挂了电话,摸着自己的下巴在那沉思:我怎么觉得这个人的声音有点耳熟呢?难不成是我认识的人?

    反正很快就要见面了,她也懒得多想。

    而在午睡的赵晓楠被老公的说话声给吵醒了,也听到他说的话了,赶紧起来就慌张的问:“伟霆怎么了?”

    “你和我去医院!”韦宥德已经很久没被人挂过电话了,不敢置信的看了看手机,气急败坏的喊人:“阿彪,准备车。”

    ……

    唐宝觉得那小伙子品性方面都还不错,心里就满意了几分,想到他还没吃午饭,就去外面给他买了份饺子。

    韦伟霆吃着饺子,还觉得很奇怪:“我们学校里怎么会出现蛇呢?”

    又像是自言自语:“这样很不安全,我还是要和老师们说一声,要不糖糖下回去看我也不安全啊……”

    唐宝嘴角抽了抽,很想告诉他,自己的女儿根本不怕蛇。

    她打断了他的自言自语:“我给你把把脉吧?”

    “你也是中医啊?”韦伟霆很配合的伸出自己的手给她把脉,有点兴奋的道:“我女朋友也是中医,她家里就是中医世家呢!”

    唐宝笑了笑:“我女儿也很好看,要不介绍给你认识一下?”

    “不,不用了。”韦伟霆被她吓到了,赶紧道:“我就喜欢我女朋以,我们很快就要订婚了。”

    唐宝眼神怪异的看着他:“要订婚了?”

    呵呵,这可真是太找抽了,自己这个当妈的都没同意,他已经想到订婚的事情上去了,真是美的他。

    而这个时候,韦宥德他们已经在院长的陪同下过来,推开门就看见有个长发扎成马尾的女人背对着他们,握着韦伟霆的手。

    韦宥德心里就以为这个女的是自己儿子的女朋友,看这背影倒是很美。

    而被韦伟霆的话惊到的唐宝也回过头,看着后面的男人,哟,还真的是认识的人啊,没想到这京都是真的不大。

    “你,你,你,唐,唐,唐……”韦宥德见到唐宝的瞬间,脑子里浮现出的就是:妈啊,她真的是妖精!

    要不这么多年过去了,她怎么会一点也不见老?

    说真的,唐宝是韦宥德这辈子最不想见到的人。

    当初虽然是他先起了贼心,可是却差点被她吃了,最后大发慈悲的放过自己,却也狠狠的敲诈了自己一笔。

    现在又缠上自己儿子了?

    莫非是想……

    陈晓楠看着自己老公这一脸震惊的模样,还以为他是看到了儿子的女朋友,觉得人家年纪不小了,这才不满意。

    虽然陈晓楠也不知道唐宝几岁了,可是看着她应该比自己的儿子大上几岁。

    不过确实是个美人,她那光洁的额头像玉似的温润,长长的睫毛像凤羽般停歇在眼睑,一双水润漆黑的美眸顾盼生辉,眉眼眨动间带着几分风情。

    身段玲珑,纤颈细腰,真是很有女人味。

    陈晓楠真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喜欢这样成熟的姑娘,毕竟他说这姑娘和他同年,可是这长的有点老,也可能是穿着太大方规矩的缘故。

    她虽然没见过儿子的女朋友,可是却知道他的女朋友叫苏糖。

    现在听到自己的老公在那‘唐,唐,唐’的唐个不停,还以为他也知道儿子的女朋友叫苏糖。

    生怕他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自己上前就握着‘苏糖’的手,一脸温柔慈爱的道:“糖糖啊,没成想我们在这见面,以后和阿姨一起出去喝咖啡啊!”

    病床上的韦伟霆很郁闷了,真不知道自己的妈妈是什么眼神,把这大姐认成自己的女朋友,他赶紧道:“妈,这大姐不是我女朋友,是她送我到医院里来的。”

    陈晓楠这才知道自己认错人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就一脸感激的道谢:“真是谢谢你了!”

    说完,干脆看向儿子免得尴尬:“你这是怎么了?”

    韦宥德看自己的老婆儿子离唐宝这么近,忍住自己拔腿就想溜的冲动,脚步就像是有千斤重那样挪过来,笑得很僵硬:“顾太太,好就不见,您还是这么风采照人。”

    唐宝挑眉一笑:“多谢夸奖,我看你太太倒是很年轻,你要不抓紧好好保养,两人站在一起不像是夫妻,倒会像是父女了。”

    没有女人不想听这赞美的话,陈晓楠瞬间笑容满面。

    她也看明白了,这女士和自己的老公认识,而且看老公的样子,就知道这女士不好招惹,自己嫁给他二十多年,都没见到他这被人挤兑,却还陪着笑脸的样子。

    韦宥德只是尴尬的笑了笑,很好脾气:“您说笑了,您这是一个人吗?”

    唐宝现在还不想揭开谜底,看了看手表笑了笑:“我来京都有点事,现在和人有约,先走了,再见啊!”

    她有预感,他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

    “再见,再见!”韦宥德简直就像是送瘟神一样,目送她离开。

    等看不见人影子了,这才忍不住嘀咕:见鬼,我只希望这辈子都不要见到你!

    ------题外话------

    本人的新文【重生寒门医女】在PK,请亲们去瞄瞄,顺便收藏支持一下,谢谢大家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