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韦宥德听到自己未来的儿媳妇喊了自己,顺势开口:“我们先离开这里,要是被楼下的人发现就不好了。”

    陈晓楠很得意的看着苏糖,笑容满面的道:“没事,我现在啥也不怕了,糖糖会保护我的。”

    苏糖对她笑着点头,温声道:“阿姨,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顺势可以查出幕后主使是谁,处理干净了也免得以后您出门不方便。”

    陈晓楠忍不住感叹:“我儿子命可真好,找的对象不仅好看的要命,还这么懂事孝顺……”

    韦宥德也不能否认这姑娘不仅有武力,还有脑子,觉得自己儿子的眼光还是像自己,挺好的。

    一行人就离开了医院,看见阿彪被人打晕在车上。

    苏糖从兜里掏出一支很小巧的笔一样的东西,一转就变成针,在他的几处穴位刺了一下。

    阿彪还记得自己是被人暗算的,睁开眼睛见是不认识的女孩,下意识的对她出拳……然后就变成他躺在地上了。

    速度快的让他都不知道她是怎么出手的,让爱武成痴的他恨不得让她再来一遍,可惜还在隐隐作痛的背提醒他不要不自量力。

    ……

    人家爸妈都来了,苏糖自然是不愿意再收留男朋友了。

    她虽然喜欢韦伟霆,可是在自家爸妈还没点头的时候,是不会和他发生什么亲密的关系的。

    不过,韦宥德在老婆儿子的要求下,让阿彪开车送苏糖回家。

    按着苏糖说的,车子停在小四合院门口。

    看着开着的大门,苏糖有点狐疑的在心里嘀咕:“我记得我离开时候锁门了啊?”

    她只是客气的招呼一声:“叔叔,阿姨你们要不要进来喝杯茶。”

    陈晓楠自然是想知道儿子女朋友现在住的地方怎么样,赶紧道:“好啊,那就打搅了。”

    韦宥德看着这小四合院,不知怎么的,心里就想起来了二十几年前的旧事,唐宝也是住在这种旧四合院里,自己还以为能得个佳人,谁知道却差点丢了性命。

    他们进去的时候,客厅里还传出电视机的声音。

    韦宥德觉得电视里的片头曲格外的熟悉,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妈啊,恰好是一条大白蟒飞来缠在石柱上化形变成人的画面。

    他顿时觉得浑身凉飕飕的,更要命的是,这一刻,唐宝也端着杯茶从里间走出来,笑盈盈的看着他们。

    妈啊,韦宥德的心里瞬间拔凉拔凉的,很想转身就跑。

    “妈妈,你怎么来了?”

    苏糖看见她很是惊喜,扑上前搂着她的手臂撒娇:“我可想你了,就你一个人来吗?我爸呢?我小弟呢?”

    唐宝伸手轻轻的掐了一下女儿的脸,温柔的笑了笑:“我大师兄让我来做台手术,就来看看你们。”

    说完,对着韦家三口笑了笑:“好巧啊,我们又见面了。”

    “你,你是糖糖的妈妈?”韦伟霆震惊的张大了嘴,见唐宝对自己笑盈盈的点头,像是脑袋当机一样,说了句傻话:“阿姨,你先前说要把女儿介绍给我的,可不能反悔。”

    他真的恨不得时光能倒流,打死自己也会在未来的岳母面前好好表现啊。

    陈晓楠虽然很震惊自己儿子的厚脸皮,可是现在追女孩子不就是不要脸吗?

    因此,她也赶紧上前亲热的道:“你好,你保养的真好,看着就像是苏糖的姐姐一样……”

    韦宥德看着自己的老婆和儿子都围着唐宝说好话,恨不得把她捧到天山去,再也忍不下去了,向天借了胆子,紧握着自己的拳头,这才有勇气大声道:“我不同意他们在一起。”

    陈晓楠和韦伟霆同时回头看了眼拖后腿的韦宥德,眼睛里燃烧着愤怒的小火苗。

    韦宥德忍不住苦笑:儿子啊,老爸不是棒打鸳鸯啊,我是阻止你自寻死路呢?

    “他脑子不大好,你们千万别介意啊?”陈晓楠威胁的瞪了自己的老公一眼,回头就陪着笑脸:“现在都是婚姻自由的年代了,又不是以前还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的意见一点也不重要,你们以后就住在外头,免得受到他的牵连,还要怕丢了性命。”

    唐宝有点惊讶她的‘通情达理’,只是笑了笑:“苏糖跟着我妈姓,因此她的婚事只要我妈没意见就好。”

    苏糖想到自己姐弟三个都不同姓,嘴角抽了抽,觉得爸妈之所以生下弟弟,肯定是因为怕爷爷的唐姓没人继承。

    对于韦宥德突然之间反对的话,苏糖也觉得奇怪,他先前看自己的眼神明明是很满意的,现在见到自己的妈妈就改了,难不成是他和自己家有什么过节或者恩怨?

    她虽然和韦伟霆相处的很愉快,可是却没有到缺了他就活不下去,看着他们的眼神就淡了下来。

    爷爷奶奶的溺爱,爸妈的疼爱,亲戚们的喜爱,让苏糖自小不缺爱。

    她绝不会因为男朋友,而让自己的爸妈受委屈。

    妈妈生她养她,是她最重要的人。

    她的笑容就很得体,把赶人的话说的很好听:“阿姨,你们还有要紧事,我们就不多留了,再见。”

    韦伟霆一见苏糖的脸色,就知道自己的好事被亲爸搞砸了,自己先前想要订婚的想法是泡汤了。

    不,现在别想订婚了,说不准连女朋友都要飞走了。

    他一脸祈求的看着唐宝,桃花眼里盛满委屈:“阿姨,我,我真的很喜欢糖糖,不仅是她在我最危险的时候救了我,我喜欢和她待在一起的那种感觉……”

    苏糖没想到自己赶人,他还说出自己和他相遇相知,心里也有所触动,生怕自己看见他那诚恳的样子会心软。

    其实自己虽然救了他,可是和朋友去海边游泳的时候,也因为脚抽筋差点淹死,是他救了自己,而且两人之间的相处是真的很融洽。

    唐宝的眼神把他们的神情都看在眼里,心里也是有点为难。

    自己先前打电话问了问,才发现韦家确实不是一个好去处,可以说是韦伟霆现在内外都有敌人。

    要不是自己先前见了他一面,让建木它们试探了他一下,也就不会为难了。

    她看着自己女儿似乎不在意的大方微笑,又看着少年那期待的眼神,不知怎么的,突然之间就心软了。

    她看向浑身紧绷的韦宥德,突然之间也是一笑,揶揄道:“怎么,韦二爷现在长了胆子了?连我的女儿也敢嫌弃,就不怕我也对付你吗?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