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在人才济济的帝都,韦宥德也算是个人物。

    可是他在唐宝的面前却不敢称老大,现在事关儿子的安危,这才顾不得认怂,和她顶了起来。

    “不,不是,是我的儿子配不上你家的千金。”

    回过神的韦宥德千万不能敢让她误会自己看不上她的女儿,赶紧陪着笑脸道:“我这儿子不中用,文不成武不就,也不知道看眉眼高低,还喜欢招惹是非,只会花钱,不会挣钱,都怪我没把他教好,让他长成了就知道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

    “胡说,我儿子哪里不好了?你凭什么把我儿子踩在脚底下!”

    陈晓楠见自己儿子一脸伤心震惊的看着韦宥德,瞬间化身母老虎:“韦宥德,我们离婚,儿子归我,你要是不答应,你就是孙子!老娘倒了八辈子霉,才嫁给你这花心大萝卜,外面明面上的私生子都比我的儿子大,谁知道那些暗地里的私生子私生女有多少!”

    韦宥德还是第一次看见自己那大家闺秀出身的老婆,像是泼妇一样对着自己破口大骂,还明嘲暗讽,一时间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说好:“你,你真是不可理喻。”

    韦伟霆扶着自己气的浑身微微颤抖的亲妈,很是悲哀的自嘲一笑:“我也没想到我在你眼里是这样的百般不是,是我让你失望了,难怪你更喜欢他。”

    “我,你……”韦宥德看着儿子和老婆,一个伤心,一个愤怒的样子,觉得自己真的很过分。

    唐宝看见他这样作死,忍不住好笑。

    可惜这样的场合,自己要是笑出来就太失礼了。

    她上前拍了拍母子俩的肩膀,温声道:“伟霆,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不管你以前怎么样,只要我女儿喜欢你,我也会爱屋及乌的喜欢你,要是你愿意,等到暑假的时候,就和糖糖一起回老家,看看我妈妈。”

    又对陈晓楠温和的的道:“我们那边虽然不比帝都繁华,可也算是山清水秀,民风淳朴,你要是愿意,也可以去散散心。”

    陈晓楠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对她感激的一笑:“谢谢,我一定会去的。”

    韦伟霆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自己被爸爸否定,可是却被未来的岳母接受,现实里的柳暗花明又一村,真的让他见识到了。

    韦宥德看着唐宝那大方得体的笑容,瞬间觉得自己又被她坑了。

    上回只是坑了他的钱,这回却是让他一下子得罪了自己的老婆儿子,这真的是让他欲哭无泪。

    “晓楠,”虽然说是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留泪,可是他现在真的很委屈,自己是真的为了儿子好啊,他弱弱的解释:“你明知道我和她们母子真的没什么,为什么要和我闹?”

    陈晓楠冷眼相待:“我和你闹?韦宥德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吗?儿子小的时候你在外面跑,那个时候你不管他,现在他长大了也不用你管。”

    她觉得自己在外面和他吵,也丢自己的脸,干脆转身不看他,对着唐宝歉意的笑了笑:“今儿真是对不起,晚饭我请客,你们一定要来啊。”

    唐宝笑着应下:“恭敬不如从命,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陈晓楠就招呼儿子一起回家。

    韦伟霆看着唐宝送自家妈妈往外走,自己就挪到苏糖的边上,眼巴巴的看着苏糖,低声道:“我以后会好好努力的,不会成为一无是处的人,也绝不会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

    苏糖快速的握住他的手捏了一下,一双灵动的大眼看着他,眼底闪着一丝似有似无的狡黠,低声道:“傻瓜,我先前是故意的,我怎么舍得离开你呢?”

    反正自己的妈妈都答应了,苏糖觉得自己和他的事已经十拿九稳了,未来的婆婆也没意见,那未来公公的意见就不重要了。

    她现在的心情也很好,自然愿意哄着自己的男人,这小可怜今儿受到的打击已经够大了。

    韦伟霆忍不住傻笑,看着她甜甜的笑容,还有那诱人的嫣红水润的小嘴巴,心里一荡,瞄了瞄前面的三个大人已经离开了院门,自己快速的亲了亲她的小嘴:“我爱你,糖糖。”

    苏糖顺势抱住他的腰,微微踮起脚,含着他的唇亲了又亲,觉得他心跳快的像要蹦出来,俊脸也红红的,桃花眼里的春色满园都快要关不住了,这才松开他,娇俏又嚣张的低语:“我也爱你,男朋友。”

    ……

    “老婆,我真的是为了我们儿子好啊!”回到家的韦宥德也顾不得去查先前的事情了,跟着上楼的陈晓楠解释:“你要相信我,唐家真的不是好人家,他们很古怪的。”

    陈晓楠蹬蹬的回到房间就开始打开自己的衣柜,把他的衣服往地上扔,听到他这话,没好气的瞪着他:“你还好意思说人家古怪?明明是你想对人家做什么坏事,却没有得逞,这才在我面前诋毁他们!”

    韦宥德觉得自己的老婆真的太狠了,这骂人还揭短,今儿要是不说清楚,自己是别想在主卧里住下了,干脆去关了门,这才握住她的肩膀,让她看着自己,严肃的道:“我和你说实话,你不要害怕。”

    陈晓楠看着他皱眉:“那你说。”

    “唐宝她不是人。”韦宥德还是第一回说出这个自己深埋在心底的秘密,现在想起来二十几年前的那一刻,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她是妖精!”

    可是陈晓楠更生气了:“呸,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眼,外面的小妖精就让你这么惦记着?”

    韦宥德现在只想揍一顿小妖精:“不是啊,你别误会啊,她不是小妖精,她真的是蛇妖,是真的妖怪。”

    陈晓楠用你有病的眼神看着他:“自从新白娘子传奇开播起,你就盯着人家的女演员不放,你不要以为我眼瞎啊!”

    韦宥德真的是有哭说不出:“她真的差点吃了我了,你就不担心我们儿子的安危吗?”

    “你不是还好好的站在我面前吗?”陈晓楠觉得自己嘴皮子从来没这么利索过:“要是唐宝真的是妖精那就更好了,我再也不用担心儿子被人害了!”

    韦宥德现在只想吐血八升,第一次发现自己和老婆有代沟了,自己这是秀才遇到兵,有理都说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