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伟峰是个很有名的浪荡子,他不缺钱,身边自然不缺美女,来来去去的,他自己都不记得有过几十个,还是上百了。

    可是现在看唐宝那巧笑嫣然,杏眼如水波流转,风情婉约里又透着几分妖治的妩媚模样,还有苏糖那皱着眉,也是明艳动人的小模样,觉得自己的心真的动了动。

    这局面一看就知道是相亲。

    他的心里更是觉得不平,自己也还没结婚呢?他怎么就不管自己,真是偏心。

    “还请女士再等等,等下我亲自送你们回去。”韦伟峰觉得自己也该结婚了,特别是这对象是从自己的弟弟手里抢来的,更是让他心里的某些念头蠢蠢欲动。

    陈晓楠咬着唇,脸色变的青白的拉着自己儿子的手,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心里不愿相信唐宝他们是这样的人,可是现在这局面,确实是危险,他们想要安全离开,这才虚与蛇委。

    苏糖觉得自家妈妈太恶趣味了,眼神幽幽的盯着她,无奈极了:“妈,你就不怕我爸再也不让你出门了吗?”

    顾行谨的年纪越来越大了,可是却越来越不懂事了,哪怕唐宝看见电视里的帅哥,多看几眼,他都会吃醋。

    唐宝瞬间收敛了脸上的笑意,看着他们一本正经的道:“好了,大家都别胡闹了,该干嘛就干嘛去,要不等下公安来了,就不好收场了。”

    韦伟峰被她气的不行,想要说什么的时候,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到那号码就接起来:“豹哥,我这边已经掌控全局了!”

    那边不知说了什么,韦伟峰就得意洋洋的收了手机,很高兴的看着他们:“等下救护车就要来了,我们就换个地方慢慢说吧,反正我有的是时间。”

    他的眼神恶毒的盯着韦伟霆的身上,阴恻恻的道:“去,让我的好弟弟出点血,打肿他的脸,等下他就能好好的躺着送出去了。”

    “是!”两个汉子上前,掏出刀就气势汹汹的走过去。

    苏糖再也忍不下去了,整个人快速上前,身手敏捷的挥拳就打过去:“顾晟,还不动手。”

    “我只是想让你好好发挥一下而已!”顾晟打了个响指,毫不犹豫的冲上前去和他们缠斗在一起。

    韦伟峰没想到这兄妹两的武艺都不错,赤手空拳面对着挥刀的十来个汉子也没落在下风。

    唐宝似乎很害怕现在的处境:“儿子,你来保护我啊?”

    陈晓楠几乎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伟霆,快去保护她啊!”

    韦伟霆赶紧来到她的身边,低声道:“阿姨,你往后面走。”

    韦宥德看着自己缺心眼的儿子,又看了看一脸担忧的老婆想往前走,干脆抱住她不放。

    他现在觉得很头疼,他们母子是不是忘记先前唐宝大杀四方的模样了?

    就她还会怕?

    可是他另一个缺心眼的儿子,韦伟峰却觉得自己好傻,只要自己抓住唐宝,就不怕她的儿女不投鼠忌器,自己还可以反过来让他们收拾韦伟霆。

    他对自己的两个心腹使了个眼色,三个人就对准他们冲了过来。

    韦伟霆虽然见识过唐宝发威的模样,可是现在听到她求救,生怕打斗里的女朋友担心,自然是赶紧上来护着她。

    看见韦伟峰带人过来,他只恨自己以前没有好好练武,现在想以一敌三,简直就是做梦比较快。

    因此,他一点也不要脸的回头像自家亲爸求救:“爸,你上来帮我一把啊!”

    韦宥德就当成没听见,在苏糖出手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安全了。

    开什么玩笑,现在最弱的就是自己的老婆和儿子。

    现在有唐宝在自己儿子的身边,他才不担心儿子的安危呢。

    韦伟霆摆出攻击的姿势,还没动手呢,就看见唐宝飞快的窜出去,抬腿就把两个男人踹到墙上,才闷哼一声跌落在地上。

    挥手间,已经把韦伟峰的双手别在身后,再抬腿在他的膝盖处一踢,韦伟峰就身不由己的跪下了。

    他觉得自己有点蒙,都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的。

    自己明明已经胜券在握,可是转眼之间就变成了阶下囚。

    这个女人明明才娇滴滴的和自己说话,转眼之间就变成了会吃人的母老虎。

    “看这孩子,也是知道错了。”唐宝从兜里掏出银针,在他的身上快速的扎了几下,自己才姿势优雅的收好银针,温柔一笑:“知错就改,善莫大焉,我会替你求情的。”

    顾晟和苏糖也联手把人打趴下,姐弟两听到自己亲妈的话,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觉得自己亲妈越来越狠了。

    她这求情,肯定能求的让他多遭罪。

    韦伟峰莫名其妙的就成了阶下囚,可是还是色厉内荏的嚷嚷:“你们别高兴的太早了,豹哥早就安排好了,今儿你们一个也逃不了。”

    唐宝对他笑了笑:“没事,就算是死了,也会拉着你做垫背的。”

    “妈,你这样可不好。”顾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凑到唐宝身边露出很欠扁的笑容:“我爸早就交代过我了,等你们百年之后,那是要同椁同穴,你却看上了别的小白脸,你的思想很有问题……”

    唐宝被儿子的话逗笑了,抬手就打了一下他的肩膀:“你这是在逼我杀人灭口啊,小子!”

    顾晟瞬间躲到一边,很夸张的道:“饶命,我还没给你找儿媳妇呢,你可千万不能对我动手。”

    苏糖在一边捅刀:“没事,顾晟你放心去吧,我会让我的儿子姓顾的。”

    韦伟霆福至心灵的开口:“糖糖,我们的第二个孩子可以跟你姓啊!”

    苏糖羞涩的瞪了他一眼:“胡说什么呢?”

    韦宥德听着他们斗嘴,觉得自己快要被他们逼疯了,无奈的开口:“你们不觉得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离开这里?”

    唐宝看着他手里的手机笑了笑:“电话打不出去了吧?你觉得现在外面还安全吗?”

    韦宥德嘴角抽了抽,虽然心不甘情不愿,却还是很肯定他们一家子的武力:“有你们在,我觉得很安全。”

    这个时候,门被打开了。

    外面鱼贯进来的汉子们,手里都拿着家伙,看着就是杀气腾腾,气势汹汹。

    豹子约莫四十来岁,却仍然身如青松,唇上短须修剪得宜,穿着英伦风的西装,更添成熟潇洒。

    然而此刻,他看见屋子里的手下都倒下了,还是一脸严肃面无表情,一身肃杀,一股强大的气场笼罩全场:“韦二爷,许久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