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十一点多,顾行谨悄无声息的站在床前,看着床上睡得恬淡安静的女人,眉目之间的担忧渐渐散开。

    这十几天,是他过得最煎熬的日子,特别是他自己也经历了海上的大风浪,完美的演绎了什么叫做水火无情。

    他看着她白皙美丽的脸庞,舍不得吵醒她,又觉得看不够她,想把她搂在怀里,感受她的温度。

    或许是他的眼神太炙热,唐宝的眼睫毛抖了抖,睁开美丽的杏眼看着他,眨了眨,又闭上自己的眼睛,含糊的呢喃:“嘿嘿,梦见老公不要醒,我要把梦继续做下去。”

    顾行谨的心里瞬间柔软了起来,伸手就想去抚摸她的脸。

    他的大手还没碰到她的脸,他的手腕便被唐宝捏住。

    随即杏眼里满是警惕和戒备的看着他,当看到男人熟悉的脸庞时,紧绷的神经突然放松下,惊讶极了:“顾,顾行谨,你这么早就回来了?”

    顾行谨垂眸看着她扣在他手腕处的手,凤眸里一片幽暗。

    她心里还是害怕的,这才出手这么迅速。

    他心里难掩内疚,却浅浅一笑,低头在她的额头落下一个吻:“是,我回来了。”

    唐宝听到他低沉温和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感受到他的唇带着点冷意落在自己的额头,忍不住傻笑:“我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呢?赶紧来休息。”

    “对不起,吵醒你了!”他也很想抱住她不放,可是想到她爱干净,还是忍住上床的诱惑:“我先去澡堂泡个澡,你先睡吧。”

    唐宝乖乖的应了一声,在他离开后,却也睡不着了,心里琢磨着自己和他分开这么久了,也不知道过年他能在家呆几天,这孩子的事情还连影子都没有。

    她也不知道这独生子女的政策什么时候下来了,要是没记错,这是先从城镇户口先开始严抓的……

    顾行谨很快就回来,唐宝看见他头上的短发还带着水气,赶紧道:“先把头发擦干。”

    他听话的应了一声,找了干净的毛巾就开始擦头发,深邃的凤眼却盯着她不放:“那个洋鬼子呢?你没受伤吧?”

    “没事……”唐宝粗粗的把事情经过和他说了一遍。

    他擦干头发,上床躺了一会,试探性的碰了一下,察觉自己的身体不比她冰了,这才快速的搂住她,昏黄灯光下的眼神更是显得温柔。

    他握住她柔软的手,低沉的声音性感的撩人心魄:“宝宝,以后我都在你的身边保护你好不好?以后你养我好不好?”

    “真的吗?”唐宝不敢置信的问他,见他坚定的点了点头,心里涌上欢喜,又带着点不知所措:“可是你不是很喜欢……”

    “就算是我退下来了,也能为华国做贡献,你先前不是说物流和安保这一块会有很大的市场吗?我就准备做这个。”

    他搂着她,满足的微笑:“反正我不急,因为我更愿意做小白脸。”

    唐宝被他这话逗笑了:“行啊,来给姐笑一个。”

    顾行谨挑眉,眉眼之间带着缱绻笑意:“宝宝你想我了吗?”

    唐宝的脸色更红了几分,嗔了他一眼:“我才没想你!”

    “可是我想你了,日思夜想……”他说出那些话更让唐宝觉得面红耳赤。

    第二天早上,唐宝还睡的香喷喷的,迷迷糊糊中感觉边上的人不安分。

    “我要睡觉!”唐宝拍掉他的手,警惕的看着他,见他关着膀子眉眼温柔的看着自己,那凤眼深邃的模样,格外的诱人,此刻半撑着身子的动作,更是显的肌肉结实。

    唐宝竟是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只觉得自己现在一阵口干舌燥。

    顾行谨见自己小媳妇这眼里冒光的诱人小模样,觉得自己这下子可以得逞了,眼里的笑意更甚,手勾着她的下巴,轻轻的吻着她的脸颊。

    就在准备做点什么的时候,外面响起了敲门声,还有离殇的声音:“唐宝,行谨,你们醒来了没有?媛媛做好了饺子了。”

    他这一提醒,唐宝瞬间觉得自己的肚子饿了,赶紧推开男人吻着自己的唇,才有功夫开口:“起来了,我要吃烤饺。”

    虽然美男很诱人,可是美食更是不可辜负。

    顾行谨用自己的额头抵着她的额头,亲昵地啄吻着她的唇,鼻间哼出温热短促的喘息:“宝宝!”

    “你忍心让我饿肚子吗?”唐宝一句话就让他无法继续下去,她得意的一笑,从床头拿起自己的衣服开始穿。

    顾行谨也只能郁闷的起身穿衣裤,和她一起去这边的小厨房。

    离殇不知从哪拎来两桶鱼虾,看见他们俩赶紧招呼:“行谨,赶紧搭把手。”

    唐宝已经闻到肉香,顿时抛弃他们,颠颠的往里面跑。

    “你大清早的板着脸看我做什么?”耿直的离殇还没结婚,完全不知道自己打搅了什么:“难道唐宝受伤了?还是……”

    顾行谨接过他手里的一个木桶,没好气斜了他一眼:“她好着呢,我也很好。”

    见唐宝已经进去了,干脆停下脚步,挑眉看着他:“你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离殇还真没想到他这么关心自己的婚事,笑得露出一口白牙:“快了,准备明年五一结婚。”

    顾行谨淡淡的点了点头,正想说什么,听到里面传来自己媳妇和男人在说话,赶紧走进去。

    房间里充满了饺子的香味,东方栎把一盘烤饺放在唐宝的面前,白皙修长的手给她准备了醋和辣椒,似是无意的问:“昨晚休息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