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给了他一个白眼:“你不要脸。”

    顾行谨继续甜言蜜语:“是,我不要脸,我要你就足够了!”

    他现在只想陪在她的身边,腻在一起不分开才好。

    “我想去厂里看看!”唐宝眼巴巴的看着他:“这样吃了睡,睡了吃,我觉得自己会胖成个球。”

    顾行谨笑眯眯的亲了亲她:“吃了睡,睡了吃的那是猪!不过没有关系,我们可以……”

    唐宝听不下去了,红着脸嗔他:“你真的是不要脸了!”

    他伸手揽住了她的腰,低低笑了一声,低头吻住她带着点葡萄香味的唇:“好甜!”

    唐宝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可惜微薄的力量阻挡不了男人:“孩子……”

    “嗯,小宝宝们已经三个月了!”

    “这大白天的!”

    “现在明明是阴天,阴沉沉像是晚上。”

    “我爸妈……”

    “爸妈才去厂里没一会,让我好好陪着你。”

    “老婆,”他吻着她的脸颊,低沉的声音温柔无限:“我爱你……”

    ……

    唐宝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娇气了:“汗黏黏的一点也不舒服,我要去洗澡!”

    吃饱后的某人十分殷勤:“正好你让我准备的浴桶到了,我给你准备温水,让你泡个澡!”

    他干活真的很利索,半个小时后就一切搞定,回房却见她已经闭着眼眯了过去。

    “老婆醒醒!”

    他的吻印到她的唇角,带着湿热的温度,让唐宝很快醒来。

    今儿已经胡闹了一回,唐宝可不敢让他替自己擦背,自己泡了个澡后,发现床上的被单被褥都换了。

    他听到动静就从外面进来,手里还拿着干净的毛巾,好脾气的道:“过来,我给你擦头发。”

    这待遇真的是没得说,美的唐宝忍不住笑:“你就不怕把我宠坏吗?你是不是故意想把我宠坏的?”

    “我总觉得自己对你还不够好!”沐浴出来的女人浑身散发着带着湿意的清香,沁入鼻间,瞬间让他又有一种心猿意马的冲动。

    “再说你哪里坏了?”他愉悦的低笑:“我老婆是最好的!永远都是最好的!”

    “哈哈,我发现你越来越嘴甜了!”唐宝被他哄的眉开眼笑,觉得自己现在事事顺心,绝对不可能得什么产前或者产后的抑郁。

    夫妻俩腻歪了一会儿,顾行谨看时间不早,就去做午饭。

    他的厨艺好,只要在家,就很乐意做饭给自己的老婆和两个还在老婆肚子里的宝贝女儿吃。

    至于家里人,那都是顺便而已。

    现在这平凡却美好的日子,对于顾行谨来说是最幸福愉悦的,不想任何人来破坏他们。

    可是,有的人不是你想避开就能避开的。

    他做好饭,唐明远就骑着自行车载着苏素回来吃午饭。

    龙井虾仁,酸醋排骨,红烧肉,素炒土豆丝,肉沫豆角,鲫鱼豆腐汤,四个人,五菜一汤,有荤有素,色香味俱全,就连唐宝都多吃了半碗饭。

    苏素在女儿夹最后一块酸醋排骨的时候,快准狠的先下手为强,见她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很淡定的道:“你不能吃太多的肉,多吃鱼虾。”

    “妈,你变了!”唐宝看着顾行谨给自己勺了一碗鲫鱼豆腐汤,杏眼幽怨的看着她:“孩子还在我肚子里,你已经不爱我了。”

    苏素斜了她一眼,把酸醋排骨吃了,这才慢悠悠的道:“你这话酸的比排骨还要酸!我敢肯定我的两孙女都不喜欢吃酸的。”

    又看着顾行谨和唐明远:“还有你们俩都看着她点,不能让她多吃肉。”

    唐明远面对女儿幽怨的眼神,也只能陪着笑脸:“宝宝啊,你现在都三个月了,确实要多吃点鱼虾什么的,这样孩子才会聪明伶俐。”

    不仅是担心她营养不均衡,也怕肚子太大不好生。

    顾行谨也明白过来,哄着她道:“快喝点汤,明儿我再给你做糖醋排骨。”

    “我不想喝,一股子鱼腥味。”唐宝以前也爱吃鱼虾,可是这段时间,那喜好就变了,让她再也不想吃鱼虾了。

    顾行谨瞬间就迟疑了:“那,那我明儿弄点野鸡香菇汤行不行?”

    “好啊!”唐宝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还是你最好,我已经吃饱了,你替我把这碗鱼汤你喝了吧?”

    顾行谨可不敢勉强她,很听话的把鱼汤给喝了。

    苏素也只能无奈的摇头:“我现在就盼着你这挑食的劲赶紧过去,鱼虾什么的是最有营养的。”

    唐明远在边上打圆场:“你别担心,这最多就是一两个月。”

    又看着女儿女婿开口:“现在梅雨季快要到了,药材这方面是不是要晚点收购?”

    中药的温度,湿度,还有光线都有讲究,特别是现在没有铝塑袋包装熔封,唐明远就怕影响药性。

    苏素也点头附和:“现在厂里仓库里的药材已经不少了,这段时间不是收药材的好时候,行谨你先去忙别的!”

    唐宝却在边上提出不同的意见:“大家都知道梅雨季药材一不小心就受潮什么的,现在这时候药材价格如果便宜点的话,收进来也没关系,我收起来就好了,到时候趁着厂里放假的时候,把药材拿出来,就说是运回来的也没人会怀疑。”

    苏素点头:“这倒也是个主意。”

    唐明远忍不住笑:“宝宝确实有生意头脑,这段时间的金银花和艾草什么的都便宜,那就多收点吧?”

    顾行谨心里觉得岳父实在是太过分了,这开口闭口就是宝宝,还把自己想说的好话也抢了,弄得他都想自己带着自己的小媳妇离家出走了。

    当然,这只是想想而已,自己老婆现在由岳父岳母这两位老中医照顾着,自己也能安心不少。

    唐宝又从空间里拿出葡萄,招呼大家来电饭后水果。

    顾行谨不爱吃,就把碗筷给收拾了。

    恰好这个时候,有三个人没打招呼就闯了进来。

    现在这时候,只要有人在家,家家户户都不关门的,不过有人来串门的话,也会在门口先招呼一声。

    在外人的眼里,唐明远和苏素还有唐宝在边上吃着黑紫黑紫的大葡萄,顾行谨系着蓝紫色的围裙,在那收拾碗筷,看着就像是委屈的‘小媳妇’。

    赵美香心里很嫌弃顾行谨这个吃软饭的,面上却是带着慈爱,把自己手上拎着的一个个网兜和袋子都放在桌子上,陪着笑脸道:“唐宝,好久不见,看你的气色倒是越来越好了。”

    顾修安也很不满自己的大儿子,现在却在唐家做这种保姆做的事情,看着他的眼神,那是满满的恨铁不成钢。

    赵琪琪心里也很不是滋味,自己喜欢的男人,现在却沦落到这地步。

    觉得他现在肯定是后悔了。

    可是,就算是他后悔了,自己现在也不敢得罪唐宝,毕竟自己还想着唐宝给自己看病调养身子呢。

    唐宝看着三个人都是穿的光鲜亮丽,这顾修安和赵美香看着还是人模狗样的,这赵琪琪还是瘦骨嶙峋。

    她的眼神扫过他们,见自己的爸妈要开口,抢先冷漠的开口:“你们来做什么?”

    “唐医生,我现在的身体又不大好了,老觉得喘不过气,还有时常觉得累。”

    赵琪琪上前两步,一脸可怜无助的看着她:“你再给我开几个好方子行不行?”

    赵美香也上前说好话:“我们一路打听来,这千里迢迢的过来也是很诚心的,亲家你们多多帮忙,这打断骨头连着筋,到底是一家人是不是?”

    顾修安看着冷漠的就像是陌生人一样的儿子,一脸心痛:“行谨,你和你爱人还不能原谅我吗?”

    原不原谅,现在对他们父子来说,也真心没有很大区别。

    他们无非是想要借着这关系,在唐宝的身上索取好处罢了。

    顾行谨把空盘子都叠在一起端去厨房,又拿着抹布擦干净桌子,听到他的话,冷漠像是带着冰块:“虎毒不食子,你连畜生都不如,我们之间语言不能沟通,没什么好说的。”

    现在唐宝怀孕,他是真的不愿她给人看病,劳心劳力的,要是累着怎么办?

    倒是顾修安没想到顾行谨的嘴巴这么毒,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羞辱自己是畜生,整个人都充斥着尴尬,心中的怒火像是一个滚动的雪球一般,越滚越大。

    “顾行谨,我们是父子,我们之间是实打实的血缘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