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华国的发展越来越快,运输这一块,还真的是香饽饽,就这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顾行谨和余澄已经在华国的十几个主要城市都有了分公司。

    万幸的是人员这一块,现在好找,特别是现在华国无论哪方面都不容小觑,倒是让想沾便宜的各国都安分了下来。

    战争少了,这退伍的军人就多了,再加上现在华国的机关单位都是人满为患,大学生又开始一茬一茬的来了,这国营企业的竞争力是越来越大,倒是便宜了顾行谨他们找得用的人。

    顾行谨和唐宝低声说了几句话,就听到那边弟弟们都在大惊小怪:“快看,大宝在笑了。”

    “小宝在看我了……”

    你一言我一语的,听的顾行谨也是心里痒痒的,上前笑着道:“让我来抱抱。”

    “不要……”杨峥前一句还拒绝,下一句就笑嘻嘻的把自己怀里的薄襁褓递给他,睁着眼睛说瞎话:“姐夫,好久不见了,小宝可想你了。”

    顾行谨看着大胖儿子,笑着感叹:“这孩子长得可真快,这小脸红润的……”

    小宝憋红着脸一用劲,就传来了‘噗’的一声,让后,小宝才闭着眼睛哇哇大哭,好像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

    唐宝见杨峥他们都跑了出去,起身无奈的道:“这小子拉了。”

    说完,自己熟练的去拿小脸盆,开水壶毛巾什么的,才过来给只会哭的儿子收拾残局。

    而顾玉郡在听到小宝拉了的时候,自己就熟练的给大宝把屎把尿,一点也不嫌弃哄着大宝:“乖啊,你是姐姐,要做个好榜样啊?”

    大宝一边用力一边哭的震天响,像是觉得自己也很委屈。

    两个孩子哭的威力不可小觑,而且那可怜委屈又无助的小模样,让顾行谨都觉得自己心疼了。

    这个时候,他就深深的佩服自己的老婆,能对此视若无睹,很淡定的给小的收拾干净,喂了点母乳,小的就搞定了。

    大宝闭着眼睛嚎了一阵,似乎没听到弟弟的哭声,自己也觉的没劲,对给自己擦屁屁的顾玉郡露出无齿之笑。

    小孩子高兴了就笑,不高兴了就哭,吃饱了就睡,睡醒了继续闹。

    顾行谨睡得正香,听到孩子的哭声,也赶紧睁开眼睛,就看见唐宝已经打着哈欠在给女儿把尿了。

    他也赶紧把另外一个还在哭的儿子抱起来把尿,又哄着儿子,等到两个小的吃饱了再睡着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他这才搂着浑身都是乳香味的老婆温声细语:“宝宝,我们已经儿女双全了,以后别生了吧?你带孩子太辛苦了。”

    “就算是想再生,也得三四年后!不过那个时候,说不准就会出不准生二胎的政策了。”唐宝打了个哈欠,埋到男人温暖的怀里,闭着眼睛懒洋洋的道:“反正药厂那边都是我爸妈在管着,家里宁谨他们又都搭把手,我也不是很累。”

    顾行谨看着小床上睡得正香的儿女,又看了看自己怀里香喷喷的媳妇,就忍不住想了些少儿不宜的事情,算了算日子,在她的耳边想说什么的时候,看见她已经闭上眼睛睡着了……

    就这么睡着了……

    他拉灭了电灯,自己也只能搂着老婆继续睡。

    可是一时半会还真的睡不着,想起没孩子之前,老婆和自己打电话,都有说不完的话,电话机发烫了都舍不得放下。

    可是现在自己给她打电话,说了两分钟她就急急忙忙的挂了。

    以前没生孩子,自己和她久别重逢,她缠着自己热情似火,现在自己浑身是火,她却早已被两个小的压榨玩精力,去找周公了。

    第二天早上,苏素和唐明远起床,就看见顾行谨已经在厨房忙活,有一股浓郁的香味从锅里飘出来。

    “爸,妈你们起来了!”顾行谨勺了两碗放到他们的面前:“爸,妈,吃早饭了。”

    乌鸡的肉乌黑,还有白色的细面条,碧绿的小青菜,真是色香味俱全。

    香味扑鼻,苏素完全拒绝不了美食的诱惑:“闻着好香啊?”

    顾行谨完全是一个家庭煮夫的模样:“是,乌鸡灵芝汤面!”

    唐明远见自己的老婆已经开吃了,警惕的看着他:“说好了,孩子的名字我来起,你别想和我抢啊。”

    老丈人这样一说,顾行谨又想起来自己儿女都还没定下的名字,主要是家里念书的人多,都在出主意,害的唐明远左挑右挑都拿不定主意。

    顾行谨笑着点头:“我不会抢,我就是觉得唐宝带两个孩子会不会太累?现在家里人多,是因为要过年,玉郡他们都在家,要不明年找一个稳重点的保姆来洗衣打扫,再请个厨师来做一日三餐?”

    苏素摇头:“明年我在家带孩子,家里不方便让外人进来。”

    五个孩子一去上学,家里就都是自己人了。

    小白出来溜达还无所谓,大不了人家以为他们家养了只小狐狸。

    可要是那颗多动症的树早上还在东边,下午就去西边了,非让人以为见鬼了。

    这还是小事,要是看见一寸长的白蛇会变长一屋子大的白蟒,那吓死人就不好了。

    顾行谨其实也不想别人来到自家,不过是担心岳母一心扑在中医制药上,顾不得家而已,听到她这话,笑着奉承:“那就再好不过了,有您的教导,那两孩子以后说不准都是中医的好苗子呢?”

    苏素被他哄的眉开眼笑,似乎已经看见了自己的两个孩子变成了中医圣手:“对呢,宝宝小时候我就在她身边背汤头歌,她才对中医感兴趣。”

    唐明远默默的吃面条,琢磨着女婿外面估摸着忙的很,吃完了才问:“你那边忙的怎么样了?”

    “运输这一块已经打开了局面,现在已经有十二家分公司在各市……”

    顾行谨说完,小心翼翼的看着他道:“我明年估计还要忙,家里就靠爸妈帮衬我们了。”

    唐明远点头:“这是应该的,再者现在家里的药材都是你在收的,而且唐宝说明年下半年,离殇他们也会回来帮忙,你尽管忙你的就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