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就是把杀猪刀。

    把唐宝这说话都懒得大声的女孩,变成了河东狮吼的泼妇。

    阳历9月18的午后,唐宝接到儿子的电话,赶紧骑车回家,又看见六岁的女儿在院子里追的小白乱窜,忍不住自己蠢蠢欲动的想揍人的手,觉得自己快要控制不住洪荒之力:“苏糖,你给我说清楚,你为什么不在学校。”

    小白也松了口气,跑到唐宝身边,很是委屈的缠着她道:“让我进空间吧?让小黑小黄陪着你家女儿玩行不行?”

    唐宝摸了摸小白的脑袋,用意念和它交流:“行了,你先去外面玩,等晚上就让你进空间。”

    现在孩子们都大了,大白现在早就不敢出现在他们面前,有时候离开空间,就去外面深山野林里待一阵。

    家里的院子种了好几颗树,建木倒是能出来溜达一下。

    最可怜的就是小白了,这白白的一团,好几年也没长大,家里有调教的很乖的小黄狗和小黑狗,可是苏糖就喜欢追着小白,蹂躏它那雪白柔软的毛发。

    哪怕小白装死,苏糖也不放过它,不是要给它洗澡,就是要给它穿衣服,或者是要喂它吃东西。

    可是苏糖喂的都是小白不愿吃的,洗澡就像是拔毛,穿衣服那就是绑架一样。

    小白再也不会觉得她可爱了,这简直就是魔鬼。

    苏糖是很好看的小姑娘,肌肤白皙,五官甜美极了,看见应该在医学院的妈妈出现在家里,就知道大事不妙。

    她小心翼翼的往苏素的房间挪过去,那黑葡萄一样的杏眼滴溜溜的转,透着机灵劲:“妈妈,奶奶说了你小时候也不读书,我为什么要去读书?”

    唐宝看穿她的打算,冷笑:“你退什么退,给我滚过来。”

    她也很想做个慈母,可是自己的爸妈从来没觉得两孩子有不好的地方,顾行谨更是恨不得把女儿宠到天上去,更不用说偶尔回家的宁谨他们,都是百依千顺。

    这就把唐宝逼上梁山了,她要是再不管教着点,这孩子都能上天了。

    “奶奶……奶奶救我!”苏糖见自家亲妈要变成后妈的架势,转身就喊:“奶奶,你女儿不听话,要揍她可爱的女儿了。”

    苏素正在里面的房间里看医书,听到苏糖的喊声,赶紧出来,见到瓷娃娃一般的孙女,脸上就露出慈和的笑容,拉着她的小手笑:“乖乖,你醒来了啊?奶奶送你去幼儿园好不好?”

    苏糖乖巧极了,笑得甜甜的:“奶奶最好了。”

    祖孙俩无视唐宝,手拉手的往外面走。

    这个时候,偷摸摸打电话告状的顾晟抱着小白走出来,看见唐宝就笑着扑过来:“妈妈,你来送我们上学吗?早上姐姐不想去学校,还不让我去,我在家好无聊啊!”

    他也是很记仇的,姐姐不让小白陪他,现在他就让妈妈收拾她。

    唐宝抱着儿子,对着苏素无奈的叹气:“妈,你怎么能不让他们去学校呢?”

    苏素有点心虚,她总不能说自己不忍心拒绝孙女吧?

    只能嘀咕:“反正老师教的他们都懂啊……”

    见女儿眼神不善盯着苏糖,赶紧改口:“走,奶奶现在就送你们去学校。”

    这龙凤胎是唐明远起的名,大的随苏姓,就是苏糖,小的姓顾,就叫顾晟。

    这几年,他们的中药厂是华国有名,药品供不应求,现在早已扩大生产。

    而且前年在刘主任退下来,毕竟他觉得自己的年纪大了,手术时间一长,人就吃不消了,也是怕自己的手不够稳,反倒是害了人家,就干脆来到了唐宝的药厂,见她带着孩子不务正业,就和医学院的陈院长说好,挑了一批对针灸有兴趣的学生过来跟着唐宝。

    顾行谨就干脆在郊区买了五十亩地,建立了私家医院。

    他的本意是讨好岳父岳母和老婆,没想到刘主任的名头太大,好多人都先后来求医问药,调养身体,倒是无意间成了知名医院。

    幸好药厂那边有郑媛媛他们管着,医院这边有刘主任离殇他们,倒是没有让唐宝太累。

    现在的手里的恒安物流已经遍布华国,顾行谨除了必要的开会和查访,一般都在家呆着陪老婆孩子。

    前几年倒是能带着老婆孩子一起出去,现在孩子要念幼儿园了,他就只能自己一个人出差了。

    ……

    下午的时候,出差半个多月的顾行谨回来,就先去医院找老婆。

    没见到唐宝,倒是先看见了刘主任正和几个老人在散步,他赶紧上去都打了个招呼。

    刘主任淡淡的点了点头:“唐宝回去接孩子了。”

    “那我们一起去顾家小吃那吃晚饭吧?”顾行谨对他们可不敢怠慢,就怕他们扣着自己的老婆不放。

    反正吴媛媛和离殇结婚后,就开了家顾家小吃的酒楼,味道还挺不错的,算是这里比较有名的私房菜馆。

    吴老摇了摇头:“不去,今儿我们这准备药膳,肯定比外面的饭菜好吃。”

    “就是,我就喜欢这里的饭菜……”

    几个人嫌弃了一会,听到打铃声,转身就健步如飞:“哎呀,赶紧的,食堂要开饭了,这可不能让老孙他们抢先了……”

    顾行谨无语的看着他们的背影,心想:这里的饭菜能不好吃吗?都是我老婆的空间里弄出来的,要不能勾的你们连家都不想回。

    他自己也赶紧开车回家,在家门口就听到老婆在‘教育’女儿:“苏糖,你怎么能这么不听话,小孩子不能多吃糖,把剩下的都给我拿出来。”

    苏糖紧紧的捏着两粒奶糖不放,杏眼滴溜溜的一转,见弟弟在边上咬着糖偷笑,赶紧祸水东引:“妈妈,我就是拿着看看啦,你看顾晟他都在吃你怎么不管?”

    顾晟:“……”我错了,我就不该在这幸灾乐祸。

    唐宝在边上双手环胸,看着自己的儿女相爱相杀。

    顾晟见自己逃不掉了,很干脆的把糖吐到边上的垃圾桶里,还把兜里的一块递给她,对着唐宝乖巧的笑:“妈妈,这块我留给你吃的。”

    苏糖快被爱献殷勤的无耻弟弟给气哭了,嘟着小嘴恋恋不舍的把手里的糖给了唐宝,就察觉到自己被人从后面抱起来了。

    顾行谨抱着女儿笑:“糖糖,爸爸回来了,想爸爸了吗?”

    苏糖搂着他的脖子,欢喜极了:“爸爸,你终于回来了,你管管你老婆,她连我留给你的糖都拿走了。”

    顾行谨哪里舍得管唐宝呢?

    他看见自己的老婆笑盈盈的看着自己,只想把她搂在怀里不放,心里眼里都是她,温柔又深情的笑:“老婆,我回来了。”

    “嗯!我们都想你了。”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一路相伴,本文再准备宁谨几人的番外就完结了。

    新文(重生寒门医女)已开,期待亲们的继续陪伴,么么哒。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