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茵抬着下巴,输人不输阵:“我们的律师说了,你们这是诬陷,我们相信司法公正。”

    余世棠凑近她,带着点狠毒的道:“姜茵,就算他这一回能逃出去,可是以后三天两头都会出现这种事,你说你能受得了吗?你说他不会怪你这红颜祸水吗?”

    姜茵气的脸都白了,愤怒的瞪着他:“你卑鄙无耻,你不是人!”

    余世棠哈哈大笑:“是你太单纯了,不过我就喜欢你的单纯,以后我会保护好你的。”

    姜茵瞬间失去理智,挥手就给了他一巴掌:“我发誓,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和你在一起的。”

    余世棠没有防备她敢对自己动手,脸上的疼痛差点让他翻脸,抬手想打回去,看着她倔强的小脸又觉得舍不得,干脆就抓住姜茵的手腕,拉着她冷笑:“你敢对我动手,看来是该好好教教你规矩了。”

    “你给我松手!”姜茵愤怒的瞪着他。

    “你们在做什么?”唐宝在边上气定神闲的开口,快速的伸手在余世棠的手腕上一弹,他就觉得自己的手腕一麻,无意识的就把人给松开了。

    他忍不住想骂人,抬头却见那女孩杏眼如水,五官俏丽,笑容明媚动人的看着自己。

    此刻阳光洒落在她的身上,让她如同玉人一般,真是让人眼前一亮。

    “这位小姐,你想不想演戏?按着你的模样气质,我能把你捧红……”余世棠忍不住惊艳,滔滔不绝的给她说着美好的未来。

    这女孩自己一定要弄到手,虽然自己看过比她还美的,可是却没她这特别的韵味。

    当然,他是一个很温柔多金又多情的男人,心里已经在想自己的那一套房子空着,可以来金屋藏娇了。

    “谢谢,我是大夫。”唐宝觉得自己很久没遇见这样的傻白甜了,特别喜欢他这暴发户的语气,自己正想挣点外快呢,忍不住对他露齿一笑:“我看你眼白滞黄色,还夹杂黄色与赤脉,是肝气过度消耗的症状,色欲伤肝,酒色过度,是非常危险的,要不要我给你开几服药?”

    余世棠瞬间恼羞成怒:“你胡说什么?小爷的身子好的很呢!别说你们两个,就算是十七八个,我也不在话下……”

    姜茵又羞又气,恨不得冲上去和他拼了。

    唐宝却很淡定的对着一边道:“公安同志,他光天化日之下耍流氓,思想还很腐败,对我的身心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诸葛蓝和副所长他们在一边等着,按说余世棠是该看见的,可是他的眼睛都黏在两个美人身上,现在听到唐宝的话,才一脸诧异的看着他们。

    副所长觉得唐宝的坑挖的太顺溜了,挤出了个笑容,就让人把余世棠带进去了:“小刘,你们带这位同志进去录口供。”

    余世棠被两个公安带走,还不死心的挣扎,回头大喊:“你明知道我是谁吗?”

    唐宝一脸可惜的看着他:“不仅是色欲伤肝,酒色过度,连脑子都不好使了,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

    随即俏脸一板:“我要起诉他诬告我的弟弟!何律师来了吗!”

    一辆车上很快下来两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士,来和唐宝打招呼。

    副所长看着和唐宝说话的那个带着金丝眼镜,文质彬彬,心里却打了个颤:这可是京都最热门的律师,听说好没有他不能胜诉的案子,看来,余家公子是能好好的在牢里修身养性了。

    姜茵跟在边上,看着唐宝这么容易就把余世棠给送进去了,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再看见杨毅走出来的时候,忍不住冲上去抱住他就哭:“呜呜呜……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杨毅也紧紧的饱了她一下,就握住她的肩膀,顺势把她推开,温柔的道:“对不起,是我让你担心了。”

    姜茵泪眼朦胧的看着他,又哭又笑。

    唐宝让杨毅他们去接姜父姜母出来,觉得人家现在肯定不想见外人,体贴的把登门拜访的时间安排在晚上。

    也是给自己准备礼物的时间,总不能从空间里把东西拿出来吧?

    下午的时候,姜母就很客气的给唐宝打电话,请她去家里吃饭。

    晚上唐宝带着几样礼物如约而至的去姜家吃饭,姜家父母非常客气,晚饭也准备得十分丰盛,说话也十分亲切,姜家父母都是在国外待过的知识分子,为人风趣和蔼,聊起天来非常愉快。

    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饭后唐宝做为男方的家长,正式和姜家父母坐下来谈小两口的婚姻问题。

    “婚房我们已经在找了,到时候争取在五月一号订婚前装修好,下半年的十月国庆节也是好日子,要是没意见就可以结婚了。”

    京都的房子唐宝也置办了几处,就连杨峥也买了好几处,可是离姜家父母的都比较远,他们都决定在姜家附近给折腾出一出来。

    杨峥也已经安排好海市的房产往京都赶了,对于房子这一块,他现在绝对是内行。

    “姐,我们不要新房!”姜茵有些羞涩,毕竟是在谈她结婚的事,可是想到老家的房子,再想到京都房子每年都在涨,还是红着脸开口:“到时候我和他一起住学校里就行。”

    姜家父母看见唐宝的时候,就觉的唐宝的谈吐和气质不一般,特别大气从容,不像是一般上班的,但也没多想。

    此时听到女儿的话,也点头:“对,那边好好布置一下就行。”

    反正要是女儿住的不习惯,正好让他们回家住。

    唐宝笑了笑,到现在为止,姜家人给她的印象都不错,带着点调侃的道:“没事,我们家里的孩子多,以后来京都读书,也好住在他们叔叔婶婶的家里。”

    要是以前,姜家父母都怕他们像吸血鬼一样,缠着杨毅不放,可是现在见到唐宝了,都觉得像她这样的亲戚多走动也是好的。

    而且人家说的是来京都读书,那就说明成绩好啊。

    因此,姜父一口答应:“这是必须的啊,以后我们都是一家人了。”

    姜母也笑着附和:“可不是吗,我们就茵茵一个孩子,很是羡慕像你们这样子一大家子热热闹闹的,以后一定要常来往啊。”

    不管怎么样,人家这话是说的漂亮,唐宝这才从小包里拿出两个盒子递给姜茵,笑着道:“这是我这个大姐给你的见面礼,你戴着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