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晓楠在知道儿子只是被小狗咬了,也打了疫苗后,就放心了:“儿子,你现在脚受伤了,那就先回家去吧?”

    “不要,”韦伟霆一口回绝,又对她讨好的笑了笑:“妈,我这受伤了,不是正好让我女朋友照顾我吗?顺便还能培养一下感情,您说是不是?”

    “这?”陈晓楠犹豫了一会,就看见儿子已经抢了自己的手拎包,拿出自己的手机打电话,还不停的嘀咕:“我好像记起来下午糖糖没课,你可一定要在家啊,接电话……”

    他的运气还不错,家里的电话还真的被接了起来。

    “是谁啊?”苏糖才进门就听到电话机的声音也觉得好巧。

    现在大学生有手机的还不是特别多,苏糖和顾晟住的地方又都有电话机,他们有手机也不大用。

    “糖糖,是我,我被狗咬了,现在在医院里,你能来看我吗?”

    韦伟霆和苏糖说了几句,才恋恋不舍的挂了手机,对着自己亲妈笑得露出一口白牙:“好了,她很快就会过来陪我了,妈妈你可以放心的回家了!等我爸愿意接受她了,我就带她回家。”

    而这个时候,在门口和医生说话的韦宥德也一脸严肃的走进来,看着病床上生龙活虎的儿子皱眉:“你现在给我老实交代,你是怎么惹到先前那个女人的。”

    韦伟霆虽然不明白自己的爸爸为什么这么忌惮先前那位女士,却还是很简单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韦宥德不死心的问:“她就没有和你说别的奇奇怪怪的话?”

    “还真有!”韦伟想起唐宝和自己开玩笑的话,就忍不住笑了出来:“那位大姐觉得我是个好青年,还想把她的女儿介绍给我呢,哈哈哈……”

    韦宥德心里却是一哆嗦,虽然他也觉得自己儿子长的像是小白脸,可是完全没想到他入了唐宝的眼啊?

    这些年他虽然刻意的躲避着没有和唐宝见面,可是他的船队一直从唐宝那里买药啊。

    自然也知道唐宝现在是真的炙手可热,很不好惹。

    和唐宝的女儿比起来,韦宥德觉得自己儿子现在那‘又穷又没家世的女朋友’也顺眼了很多,心里在犹豫,自己要不要尽快的让儿子结婚算了。

    陈晓楠低声叮嘱了儿子几句,这才依依不舍的招呼韦宥德离开:“宥德,我们先回去吧?”

    “爸爸妈妈再见!”韦伟霆很欢快的和他们摆手。

    韦宥德离开病房后却停下脚步。

    陈晓楠也用一脸‘我们心有灵犀的眼神看着他’,鬼鬼祟祟的四处张望了一下,这才拉着他来到角落里,兴奋的问:“你也想看看儿子的女朋友是不是?”

    “不是……”就算是,打死他也不承认。

    “哎呦,你这人真是太没意思了,这么死板做什么?”陈晓楠不满的瞪着他:“我不管,今儿你就要在这陪我看,要不我和你没完。”

    韦宥德一脸不愿意,心里却很愿意,嘴里还不饶人的抱怨:“你可真是麻烦。”

    陈晓楠真的很想让他有多远滚多远,可是心里却明白,他愿意留下来,何尝不是妥协呢?

    只要儿子的女朋友不是太上不得台面,他应该就不会阻止了。

    她好奇的问:“那位女士今年多大了?她女儿多大了?”

    “她应该四十多了吧?”韦宥德叹了口气:“她女儿和我们儿子一样大,我们儿子还比她小两个月。”

    “我的天!”陈晓楠一脸羡慕:“那她怎么保养的这么好?看着就是个年轻的姑娘啊?”

    韦宥德心想:人家那是妖精,能不年轻吗?

    在前几年他看到‘新白娘子传奇’的电视剧后,觉得自己总算是明白了唐宝是来报恩的,而那个顾行谨肯定是上辈子救了唐宝。

    不管怎么样,他可不愿自己的儿子和唐宝沾边,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他心不在焉的道:“可能是中医世家,懂得保养之道吧?”

    陈晓楠一脸怀疑的看着他:“你和人家有过节?不会是你见色起意想要沾人家便宜,反被人给教训了吧?要不你也不会看见她,脸就比锅底还黑了。”

    不得不说,陈晓楠同志真相了。

    当然,打死韦宥德也不会承认的。

    他反倒是忧心忡忡的叹气:“我们儿子小时候没救过蛇这些危险的动物吧?”

    “怎么可能?”陈晓楠给了他一个白眼:“不过你们家有人恨不得我们母子死了,好给他们腾位置,伟霆小时候也是三灾八难的,好好的在家,也被蛇咬的差点没命了……”

    韦宥德一下子就紧张起来:“那蛇是不是被你们弄死了?”

    “不打死还留着继续咬人吗?”陈晓楠一脸奇怪的看着他:“你今儿到底怎么了?就和撞邪了一样?”

    “我好着呢……”

    他们夫妻俩虽然在说话,眼睛却都盯着过来的年轻小姑娘不放。

    这个女孩子颧骨高,眼睛小,看着不大好看,应该不是自己儿子喜欢的类型。

    还有个穿着裙子的姑娘眉眼温婉,看着挺秀气的,可是人家没进自己儿子的病房。

    还有个女孩子看着也普通……

    等了快半个小时,又看见一个姑娘快步走来。

    她梳着马尾辫,穿着简单的浅蓝色衬衫,下面是牛仔裤,显得很是婀娜,圆圆的脸蛋上镶嵌着两颗黑曜石一样的大眼睛,肌肤白皙,五官俏丽,脚步匆匆的走到了病房门前,敲门,然后就进去了。

    看着病房门被关上,陈晓楠一脸激动的拉着老公的手臂:“宥德,你看见了吗?那个女孩子多好看?我们的儿子多有眼光啊?”

    韦宥德也觉得这女孩子过得去,可是不知怎么的,他看见她的时候,总觉得她有点眼熟。

    觉得她有点像自己以前认识唐宝的时候。

    不过,可能是人有相似吧?

    他一脸严肃的问:“你说这姑娘叫什么名字?我让人去查查她的家庭情况。”

    这就是不反对的意思了。

    陈晓楠也很高兴:“她姓苏,叫糖糖,这名字很甜吧?就像是掉进蜜罐子一样……”

    她也想知道这女孩子的家庭情况,就催促他:“那你赶紧让人去悄悄的查,穷点不要紧,只要他们家里人没有泼皮无赖,作奸犯科人就行。”

    又自我陶醉的道:“看她这样子,我就觉得这姑娘的家庭不会很差,你看她那肌肤……”

    她虽然很想去见见儿子的女朋友,可是觉得今儿自己出来的太匆忙了,连见面礼都没准备,只能先和老公回家了。

    来到楼梯口,韦宥德却脸色一变,拉着陈晓楠转身就跑,同时快速的道:“楼下的人来者不善,你等下和他们躲在里面,给阿彪他们打电话,我去把人引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