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饭约好在四季春饭店。

    顾晟看着富丽堂皇的酒店名字,就忍不住吐糟:“真是好土的名字,四季饭店也比四季春好听啊,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

    唐宝瞄了自己的儿子一眼,露出温柔的笑容:“我那时候脑子秀逗了啊,你有意见吗?”

    “啊?”顾晟脑子一转,就明白这是自家还有一股的饭店,眼珠一转,就陪着笑脸道:“这名字朗朗上口,又通俗易懂,难怪这饭店这么气派,真是名副其实,让人宾至如归。”

    别人家都是偏心儿子的,可是在自家,却是女儿更金贵。

    顾晟心里觉得自己长这么大,在姐姐的打压下还没长歪,真的是顾家的列祖列宗保佑。

    母子三人进入大门,穿着制服的貌美服务员就笑盈盈的上前:“先生小姐们晚上好,有预约吗?”

    “春雅阁。”苏糖说完,服务员就领着他们去了二楼。

    既然饭馆有四季春的名字,那春夏秋冬四个雅阁就是最好的。

    唐宝他们进去的时候,陈晓楠和韦伟霆已经到了,亲自来迎他们。

    韦宥德也在,不过没有来迎接,反倒是和阿彪几个在说话,见唐宝他们来了,就让阿彪他们出去。

    说了些客气话,佳肴就一道道的上来了。

    大家吃着菜,说着话,倒也是很热闹,完全没把一边独自生闷气的韦宥德放在眼里。

    韦宥德在边上小口小口的喝着酒,眼神偶尔略过唐宝,心里很紧张。

    他让人在房间里撒了些雄黄,今儿又点了两壶雄黄酒,现在看唐宝也喝了一杯雄黄酒,就不知道等下唐宝会不会现形。

    而且这房间里要是突然多了条巨蟒,也不知道会不会吓着自己的老婆和儿子。

    当然,他也担心等下现形的不止一条巨蟒,而是三条蟒蛇。

    不过,要是唐宝的儿女都遗传了人类的基因,那应该不会是蛇身吧?

    春雅阁是套间,唐宝他们在里面吃饭,阿彪他们就在外面吃饭,等到门开的时候,他们以为是服务员来上菜,可是看着进来的五个男人,却是脸色一变,想要起身,却发觉浑身无力:“娘的,你们下药了,这黑店。”

    带头的中年男子中等个子,白衬衫配着西装裤,带着眼镜,看着文质彬彬,谁能想到他们别有图谋呢?

    他对豹子边上的男人道:“把他们都给我绑起来,用胶带封住嘴,免得打搅我们大哥和韦二爷聊天。”

    阿彪真的没想到自己着了兄弟的道,狠狠的瞪着他:“阿武,你敢……”

    话没说完,就被阿武打晕了。

    韦宥德没想到自己还没看见唐宝化形,倒是先看到豹子的手下带着人进来,神色不善的看着自己,有人手里还拿着刀。

    他很严肃的起身:“谁给你们的胆子,竟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动这玩意?”

    豹子和他因为利益关系有仇,却都是暗地里动手的,这闹到明面上来,倒是让他很意外了。

    来人带着几分讽刺的笑了笑:“这是因为你的好儿子啊!”

    韦宥德下意识的看向了韦伟霆,自己的儿子怎么招惹上他们了?

    韦伟霆觉得很委屈:“爸爸,你看我做什么?你又不止我一个儿子。”

    来人笑了笑:“没想到韦二公子也在,那真是得来不费功夫。”

    不过,他很奇怪,今儿他们下在酒里的药是让人浑身无力的,为什么韦家父子看着一点事也没有?

    难不成他们没喝酒?

    不过,就算是没喝酒也不怕,这两边的屋子里都是他们的人,今儿他们一家子是插翅难飞。

    外面的人似乎等不及了,门再次被推开,这一回进来的是韦伟峰带着几个心腹进来。

    他看到里面的情况都在自己的意料之中,难掩自己的喜色,满面春风的道:“二叔,我也不想闹到今儿这地步,都是你逼我的。”

    韦宥德还真的没想到他也暗中和豹子勾搭上了,看着他摇头叹息:“你真的是让我太失望了,我们韦家从来不会在亲人背后捅刀子的缺德事。”

    韦伟峰见他失望的眼神,满脸的狠厉:“我缺德,那也是跟你学的!你是我亲爸,却让我喊你二叔,你心里就只有他这个废物,只给我两块地皮和几栋房子就把我打发了,你这是把我当成叫花子了吗?”

    “那你想怎么样!”韦宥德真的没想到自家儿子和外人勾结,他自认为自己是真的对得起他了,私生子的身份不好听,还特意把他放在自己死去大哥的名下。

    他只是觉得他的年纪也不小了,也该成家立业了,这才把地皮和几栋房子给他。

    现在京都的房价可真的不低,这也是几百万的家产了,再者自己现在还活的好好的,没想到他就想争家产了。

    韦伟峰理直气壮的道:“我要让你写下转让文书,把盛世百货大楼和明珠大厦还有海里船队都归我,要不你就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了。”

    韦宥德却冷笑:“你觉得到现在我会相信你的话吗?”

    船队和他说的三处可以说是韦家明面上的大半产业了,可是他却在韦伟峰的眼里看到了杀意。

    事情到了这地步,明显就是他养虎为患,这就难怪自己的行踪处处被人掌握。

    韦伟峰带着点得意的笑了笑:“爸爸,你以后就只有我这个儿子了,你不相信我,还能相信谁?”

    随即又看着韦伟霆恶毒的笑了笑:“当然,要是爸爸你想让我留下我那亲爱的弟弟的小命,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我想请他陪我住段时间而已。”

    韦宥德却不再看他们,而是看着唐宝苦哈哈的笑:“亲家,你帮帮我们吧?”

    好吧,现在这情况,和自己老婆儿子的命比起来,哪怕唐宝是蛇妖,那自己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下这门亲事,这才会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面对着一群要人命的穷凶极恶之徒,唐宝似乎一点也不害怕,还在姿势优雅的剥虾,就着黄酒,悠闲的似乎在看戏。

    现在听到韦宥德的话,倒是微微一笑,让人觉得春风拂面:“你不是说不答应这门婚事吗?我现在也觉得韦家不是一个好地方,现在你愿意了,我还不答应了呢?”

    唐宝说完,见韦伟峰看着自己和女儿的眼里带着惊艳,对他嫣然一笑:“韦大公子,你能让我带着儿子和女儿先离开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