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宥德输人不输阵。

    呸,现在唐宝他们站在自己这边,他才不会输呢。

    因此,他也松开陈晓楠,上前挑了个安全的好位置,挤到了唐宝和苏糖的中间,很有大将风范的道:“豹子,你也欺人太甚,今儿不弄死我,以后你就别想过安心日子。”

    豹子眉一挑,难掩张狂得意的笑:“不都说子不教父之过?你自己的儿子想搞死你,求到我的头上,你让我怎么拒绝?”

    唐宝背对他们而坐,还在喝茶,听到他们的话,忍不住笑了笑。

    而韦伟峰也赶紧提醒:“豹爷,你小心,那几个男女身手很厉害。”

    豹子心里是看不上韦伟峰的,出来混也要讲仁义,像他这样连亲生的老爸都会出卖,连亲兄弟都要弄死的,以后他是绝不会和他来往的,免得以后自己也被他背后捅一刀。

    他看着还在夹菜吃的年轻男人的侧脸有点眼熟,至于背对着自己的女人,他又不贪花好色,根本没注意看,还有那板着脸也显得俏丽的小姑娘,他也只是扫了一眼,就收回眼神,随即很霸气的道:“再厉害能比得过枪吗?给我动手打断了他们的腿。”

    “你,亲家!”韦宥德终于忍不住了,看着唐宝还在品酒,很勉强的笑了笑:“你可以换个时间喝酒吗?”

    唐宝端着酒杯对他笑了笑:“我好些年没喝雄黄酒了,很是怀念,这才忍不住贪杯。”

    韦宥德笑容一僵,惊讶的看着她:“知道是雄黄酒你还喝?”

    唐宝给了个明知故问的眼神,幽幽的道:“这个时候,你更应该关心你自己的小命吧?”

    她说完转身看着他们,很霸气的道:“真是老虎不在家,豹子称大王,豹子,你家的母老虎知道你想弄死我吗?”

    豹子看见唐宝就像是见了鬼一样:“唐,唐,唐……”

    “弹弹弹,弹走鱼尾纹!”顾晟很不怕死的接上,对着豹子笑着招了招手,露出一口炫目的大白牙:“不好意思啊,不知道大家都是旧识,我先前已经给我诸葛叔叔发去求救信息了,等下他们就回来了。”

    豹子边上的斯文男人,觉得他在撒谎:“不可能,这里信号都被我们屏蔽了。”

    现在想做坏事也不容易,不仅是手脚好,还要懂得这些高科技。

    顾晟对他扬了扬手机,很淡然的道:“哦,主要是我对这方面有点兴趣,就琢磨了一下。”

    斯文男人看着他手机上的文字,一脸的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这怎么可能出问题呢?这是……”

    豹子觉得他这叽叽歪歪的很烦人,影响自己脑子,伸手就把他推开点,抹了一把脸,笑得温文儒雅:“唐医生,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当是晚上没看见我这溜出来的小猫好不好?”

    唐宝对他笑了笑:“让你边上带家伙的都给我先撤,你就留下来给我说说清楚,你为什么要欺负我的女婿?”

    豹子也怕自己被诸葛蓝逮到,火烧屁股一样把自己的家伙给了边上的小弟,低声的叮嘱了几句,挥手就让手下带人离开,自己才抹了把汗,苦笑不已:“我真不知道你家宝贝女儿有对象了啊!”

    韦伟峰就算是再笨,也知道现在的情况不对,可是他真的不知道再京都赫赫有名的豹子,在他们的面前为什么就变成了包子。

    问题是豹子的人把地上受伤的兄弟都扛走了,就是没把他带走,对于他的求救充耳不闻。

    他忍着疼,从地上靠着墙坐起来,弱弱的道:“豹爷,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说过要帮我的,怎么能反悔呢?”

    豹子差点被他气死,瞪着他道:“闭嘴,唐医生是我们家的救命恶人,你给我滚,再不滚老子抽死你。”

    “你怎么能出尔反尔呢?”韦伟峰也和他扛上了,主要是他自己也知道,自己会被亲爸,名义上的二叔秋后算账。

    豹子觉得委屈,他还觉得自己倒霉呢,遇上个不讲信用的家伙,瞪着他们道:“再者医生不就是治病救人的吗?你至于找这借口吗?”

    “我这人有良心不行吗?”豹子心想:问题是唐宝不是普通的医生啊,你都不知道这女人背后的势力有多恐怖,自己要是敢在她面前放肆,那就是老寿星上吊,活的不耐烦了。

    韦宥德很瞧不起他这不要脸的软骨头模样,想要说什么,又觉得自己先前的骨头也没多硬,动了动嘴角,还是忍住了。

    一时间,包厢里的气氛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而豹子的人离开的时候,只是把门带上,没有锁上,现在就被人推开了。

    一身儒雅的诸葛蓝,以及几个看着就有杀气的男人。

    “叔叔!”苏糖和顾晟都上前和他打招呼。

    唐宝也上前和他握手:“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了,还没见面你们就给惊吓。”诸葛蓝和唐宝握手后,就看着顾晟问:“这是怎么回事?”

    “先前有了点矛盾,为防万一,我就给叔叔发了个信息。”顾晟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只能转移话题:“叔叔,这是糖糖的男朋友,韦伟霆。”

    诸葛蓝看了眼小伙子,看着苏糖遗憾的叹息:“为什么我家的你看不上?糖糖,叔叔婶婶可喜欢你了,要不你再考虑一下?”

    豹子也不甘示弱的上前,秉着酒香也怕巷子深的原理推销自己的儿子:“对啊,我家的阿靳也是很精神的小伙子,还在你爸爸面前露过脸,你要不要回去问问你爸?”

    韦宥德莫名觉得自己的蠢儿子有危机了,赶紧道:“现在是新时代了,不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只要小两口自己看对眼就好。”

    又对唐宝笑着道:“亲家,你看什么时候我们去提亲比较好?”

    唐宝看着先前反对的男人,眉眼一动:“你的节操呢?不是说死也不同意吗?”

    韦宥德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只怪自己先前说的太满,此刻也是面不改色的耍无赖:“我是说‘死也不同意’,现在我活着自然是同意的,你看他们小两口郎才女貌的,我对这门亲事也十分满意。”

    他现在也想明白了,顾行谨都能好好的活到现在,自己的儿子也不会倒霉的被吞了。

    而且人家现在喜欢喝雄黄酒了,说明这修行比电视上的白娘子还厉害,自己还有什么好愁的?

    毕竟自己的儿子是她的女婿,她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守寡的,这门亲事没有害处,只有好处。

    陈晓楠没想到自己老公这门能扯,忍不住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