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倒是在病房里愣了楞,等看见护士进来换床单什么的,就离开了病房。

    门口,顾行谨凤眼温柔的看着她:“你怎么板着脸,看到老公不开心吗?”

    岁月很厚待他,虽然已是快五十的人了,却舍不得在他脸上留下过多的痕迹,仍然身如青松,五官俊美,线条硬朗,眼角的鱼尾纹更添成熟韵味,别有一番俊逸。

    “有些伤害是不能原谅的!”她叹了口气:“我妈要是原谅了他,那又怎么对得起我奶奶呢?”

    顾行谨拉着她的手,笑着点头:“我觉得你说的很对。”

    随即语调幽怨起来:“就像是想拐走我女儿的臭小子,那也是不可原谅的。”

    唐宝原本心里是不大痛快,听到他这话,却被逗的笑了起来:“你女儿不听你的话了,要不你就揍到她听话为止?”

    “哎,算了,糖糖虽然样样都极出色,可是我也不能让她不嫁人!”顾行谨叹息一声:“反正那小子要是敢欺负我的女儿,我就让他后悔活着!”

    唐宝嗔了他一眼:“就你女儿这样,不欺负别人就好了,再说人家伟霆是个极好的青年……”

    “你这样是不对的!”顾行谨在她的手心里捏了捏:“难不成我还不够好吗?还是已经厌倦了我,觉的那臭小子更顺眼了?”

    唐宝瞪了他一眼,正想说什么,就看见面前有个严肃的老人在看他们,带着点浑浊的眼里带着震惊:“唐宝,这么多年,你都没什么变!”

    唐宝看着老男人有点惊讶,下意识的看了顾行谨一眼。

    顾行谨冷哼一声:“我们之间不熟,你用不着套近乎。”

    顾修安的脸色一沉,极力压抑怒气:“我是你亲爹!你身上也有我的骨血!”

    顾行谨冷眼看着他,整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凌厉气息,让他都不禁打了一个冷颤:“不要在我面前提起这事,你不配,看见你就让我觉得恶心!我永远不会原谅你!劝你没事别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因为我见到你,就会想起你过去不负责!”

    他站直身子,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声音冷飕飕的:“不要质疑我的话,离我们远点,要不别怪我不客气。”

    顾修安脸色煞白,不过如今的差距太大,自己确实不能和他们反目,吭吭哧哧的道:“那我先走了,不过锦骅也算是你的亲弟弟,你帮帮忙救救他。”

    唐宝等顾修安走远了,这才低声问:“又出了什么事?”

    “他和外面女人生的儿子被赵美香请人绑架了!”顾行谨很漠然的把顾修安的事情说了一遍。

    十几年前赵琪琪为了活命,悄悄的哄着同母异父的妹妹离家,最终被她带到海外做了心脏移植手术,可是这手术不成功,两个人都前后死在异国他乡。

    赵美香大受打击,可是却更盯着自己的男人不放,生怕他在外面有了私生子或者是私生女。

    可是这种事又怎么能防备的住?

    顾修安那个时候兜里有钱,吃好喝好保养的好,过了五十也不显老,私下里交了好几个女朋友,最终还真的有两个女人怀孕,生下来了两个儿子。

    可是这几年,公立医院越办越好,赵家的私立医院就越来越没人光顾了,偏偏外面的女人和儿子都对顾修安伸手要钱。

    顾修安私下里挪用的钱多了,赵美香自然发现不对劲,最终把他的私生子给绑架了。

    顾修安查不到他们的下落,想起顾行谨这边有保全公司,就很不要脸的来找他,也好省点请私家侦探的钱。

    唐宝听了,一脸同情的看着他:“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遇到这种恶势力的案件,自然是报警了。”顾行谨拉着她往外走,很温和的道:“不要为了不相干的人影响我们的心情,老婆你出差辛苦了,我来接你早点下班。”

    唐宝想到家里就剩下自己和他了,忍不住感叹:“爸妈和小三都不在家,想想就冷清。”

    顾行谨一挑眉,含笑的凤眼带着缠绵:“有我在呢,会让你感觉到什么叫做热情似火……”

    ……

    眨眼间又是一年过去。

    韦宥德从公司回来,就问在插花的老婆:“快要放暑假了吧?”

    “是啊,这都6月19了,自然是要放暑假了啊!”陈晓楠把花瓶放好,这才给他倒了杯茶:“你问这个做什么?”

    韦宥德就像是做贼一样瞄了瞄四周,没发现家政阿姨的身影,这才拉着老婆坐在自己的身边,紧张的道:“我们合计一下,把儿子赶出家门吧?”

    陈晓楠惊讶的看着他:“你疯了啊,去年把韦伟峰他们母子都赶出去了,现在心疼了是不是”

    “你胡思乱想什么啊!”韦宥德用你很笨的眼神看着她:“我们把儿子赶出去,苏糖肯定心疼,到时候就会带着他去旅游散散心,这孤男寡女的,我们的孙子或者是孙女不就有指望了吗?你说我这法子好不好?”

    陈晓楠有点犹豫:“可是他们都还没订婚呢,这真的好吗?”

    “就顾行谨那样宠女儿的,我看他活着就舍不得把女儿嫁人!”

    韦宥德一想起去年他们三番五次的上门去讨论孩子们订婚的日子,他就在那鸡蛋里挑骨头,这日子不好,那日子不合适,差点把他给气疯掉。

    要不是打不过顾行谨,韦宥德觉得自己早就和他一架定日子了。

    “你想想,他们两个是俊男靓女,这要是有孩子,那得多好看啊……”

    陈晓楠也被说动了,点头:“行,反正糖糖家,除了她爸爸,别的都点头了,我们好好合计合计……”

    韦伟霆现在就是家里,还有苏糖那客房轮流住,这几天要考试了,就干脆不回家。

    夫妻俩琢磨了好几天,等儿子放暑假回家,就被逮着机会的韦宥德骂了一顿,把他扫地出门。

    韦伟霆觉得自家爸爸是更年期到了,郁闷的拎着箱子回到苏糖的四合院里。

    “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和他们说我们要订婚的事情了吗?”苏糖奇怪的看着他:“你不和你爸妈一起走吗?”

    韦伟霆搂着她求安慰:“我还没说我们要订婚的事情,就被他骂的狗血淋头,算了,我先跟你走,等他冷静下来,我再给他打电话。”

    说完,他自己安慰自己:“我爸肯定是和我妈拌嘴了,我看我妈也在那生气,我回来的路上给她打电话,她都不接……”

    苏馨抬头亲了亲他,笑着道:“没事,过两天我给阿姨打电话,那我请人给我们买飞机票,我们明儿就先走吧。”

    两人收拾好东西,就出去吃晚饭。

    吃饭的饭馆不远,两人就干脆走回来,顺便散步聊天。

    韦伟霆有点担忧的问:“糖糖,顾叔真的会愿意让我们订婚吗?”

    他觉得未来的岳父是最恐怖的人,看见自己就想收拾自己。

    “不答应也得答应!”苏糖很不满的嘟了嘟嘴:“顾晟那个臭小子都后来居上的要和贺恬恬订婚了,我是他姐姐,怎么能落后呢?”

    谁都没想到,顾晟会和贺知寒的女儿看对眼,谈了半年多恋爱,就准备结婚了,而且双方的父母都同意了。

    韦伟霆心里悄悄的给大舅子贴了朵大红花,想了想,凑近她低声道:“他们有可能不订婚,是要直接结婚了,好像是闹出了‘人命’,现在能不急吗?”

    “你说什么?”苏糖睁大了水汪汪的杏眼,见他对自己点了点头,气的拉着他就快步往家里走:“这臭小子,他真的是太过分了……”

    “就是就是!”韦伟霆很不要脸的道:“他的自制力太差了,这种行为是不好的!”

    苏糖却瞪了他一眼:“你自制力这么好做什么?难不成是我对你没有吸引力吗?”

    “不是,真不是,我是尊重你。”

    韦伟霆一脸认真的为自己辩白,心里的小人却在流泪:还不是未来的岳父悄悄的威胁他,要是自己敢无证上岗,他就打断自己的三条腿。

    害的他每天都想,可是到最后关头,脑子里就猛然出现未来岳父的模样。

    他觉得这样下去,自己娶老婆的日子遥遥无期,这才借着今儿的好时机下了剂猛药。

    至于大舅子有没有闹出‘人命’,他是真的不知道,不过他有一次不经意间看见大舅子在药店里买那种避絶人命的东西,觉得他们早晚都会闹出人命的。

    苏糖觉得自己太听话了,才被家里人,还有顾晟那个大骗子给哄住了,斜了他一眼,咬着唇,眼睛亮晶晶的低声道:“不管,我们也不能落后。”

    韦伟霆心里乐开了花,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很坚定的点头:“你说的对,在我心里,你早就是我老婆了,这辈子我们都会在一起。”

    苏糖很娇俏的对他做了个鬼脸,嚣张的道:“那必须的,你要是敢跑,我就打断你的腿!”

    “我才舍不得离开你,”他眼神亮的像明亮的星星:“你就在我的心里住一辈子!”

    两人相视一笑,脚步轻快的往家走去。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陪伴,新文【重生寒门医女】我们不见不散。

    因为现在是特殊时间,有十多章比较那个的,都被屏蔽了,我会试试修改,么么哒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